現在有些開明的命理學家和心理學家會說,人生是非常複雜的,當你陷入困境、感到迷惑、面對疑難時,算命正可以為你「開另一扇窗」,提供另一種解釋、看到另一種可能、發現另一條途徑。所以,我們不必拘泥於古典命定論裡一些過時的說法,也不必在意它是否準確,而應該抱持開放的心靈、健康的態度來看算命,甚至何妨自己去算算命,說不定能帶給一些意想不到的啟示。

 

  這當然有部份的道理,特別是經由占卜而得到的紋路、卦辭、籤詩等,言簡意賅,可以有很多聯想,正可讓我們發揮想像力、磨鍊思考能力。在古希臘就有一個很有名的例子:當波斯帝國的海上大軍壓境時,惶惶不安的雅典人到阿波羅的神廟祝禱,祈求阿波羅能指引他們一條明路。阿波羅透過祭司說出了「信任木牆」這樣的神諭,但對神諭的解釋產生了分歧,有人說神的意旨是要他們逃到以木柵做為防禦工事的衛城去,有人說是要他們趕造木船逃離雅典,有人說阿波羅是要他們造木船和波斯人進行海戰;在一番激辯後,「海戰派」獲勝,於是雅典人造船出海迎戰,奇蹟般地殲滅波斯澤克西斯王的艦隊,改寫了歷史。

 

  但這只是一種情況,也許我們該看看另一種情況:

 

  唐太宗李世民還沒當上皇帝,也就是還是秦王時,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想聯手消滅他。李世民的幕僚長孫無忌、尉遲恭等勸他先發制人,進行政變,但李世民一直猶豫不決。眼見形勢越來越危急,李世民和幕僚決定出手,但因禍福難料,所以先請巫師在府裡占卜吉凶。這時幕僚之一的張公謹剛好從外面進來,看到這種情形,立刻將占卜用的道具全部掃到地上,義正辭嚴地說:「占卜是用來定猶豫、決嫌疑的,如今此舉已是箭在弦上,勢在必行,毫無疑惑,不能猶豫!為什麼還要求助占卜?如果占卜的結果是不吉,難道要就此歇手不成?」李世民一聽,醒悟過來,於是不再占卜,也不再猶豫,而在隔天發動玄武門之變。李世民在當上皇帝後,還因此而封張公謹為「定遠公」。

 

  如果不是張公謹即時出面阻止、厲聲斥責,占卜顯然會持續進行,而如果占卜結果是「凶」,或有人朝這方面去解釋,那麼政變很可能就會因而中止或延期,往後的歷史也就跟著不同了。由此觀之,所謂算命或占卜能提供另一種意見,讓我們看到另一種可能,需要視情況而定;有些情況不僅於事無補,反而會越弄越糟。而且要聽另一種意見,也有其他可能更明智的管道。

 

  歐巴馬在當選美國總統後的首場記者會上,有記者問他是否向卸任的總統們請益過,歐巴馬回答:「我已經向所有在世的總統請益過了,尤其是前總統柯林頓。但我不想弄南西‧雷根那一套,就是各位曉得的降靈。」眾所週知,故美國總統雷根的夫人南西迷信占星術,特別是在雷根遇刺前幾天,有星象學家就警告有血光之災,果真遇刺後,南西更深信不疑,據說她會根據星象學家的吉凶預測,提供給雷根作為參加活動或做出重大決定的參考。毆巴馬的說法顯然意在調侃,強調他治國不必靠星象、占卜、降靈來指點迷津。 

 

  唐太宗是個英明的皇帝,在施政方面,魏徵曾向他建議要「兼聽則明」。但顯然並非事事都得如此,有時候,一個人是「虛則兼聽」,想要「兼聽」正表示你自己拿不定主意,心裡七上八下,這時若是去乞靈於占卜、靈媒,當然可能真的能提供你另一種意見,讓你看到另一種可能;但也可能會把問題弄得更複雜,意見越多越難以取捨,聽得越多越覺迷惘,結果成了「兼聽則惘」。李世民能聽從張公謹的話,放棄占卜,表示他頭腦還算清楚。在很多重要的時刻,你真正需要的不是「另一種意見」,而是堅定自己對原來意見的信心,毫不猶豫,就像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所說:「沒有替代方案,使我的心靈顯得無比清晰」。(收錄於《誰伸出看不見的手:中國人的命理玄機》一書)


《誰伸出看不見的手:中國人的命理玄機》更多資訊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