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a01 [640x480].jpg

   屬於我的「那個台中一中」:四十多年前的校門

  

  遠方森林中有一棵樹,在這易於遺忘的夜晚,有誰知道此時,這棵樹究竟是站立還是倒下?是存在還是不再存在?

 

   一個量子物理學家說,沒有一個人真正看到這棵樹的存在本質,因為組成這棵樹的原子是以「站立」和「倒下」的形式同時存在著,當一個探險家闖進森林,無意中張眼凝望這棵樹時,「看」的動作會使「謝洛丁格波」崩解成一個單一可見的真實:

 

  樹的原子排列成一棵站立的活樹或倒下的死樹來呈現自身,但只能是其中之一,至於樹究竟是站立或倒下,那要看誰在看、什麼時候看、怎麼看。

 

  我抬眼掃瞄書架,覺得書架上的那些書好像就在剛剛的瞬間,已靜默而急速地調整它們鬆散的原子,排列成我現在所「看到」的英武形式。

 

  我想這是可能的。

 

  這不是老敢嗎?昨天在雜誌上看到一篇分析美國外交政策的文章,一看作者署名,心中立刻浮現一個留著三分頭、臉頰油粉、長著青春痘的鼻樑上架著一副深度近視眼鏡,穿著過窄的卡其短褲,走起路來黑色皮鞋夸拉夸拉響的初中生來。

 

  老敢是我的初中同學,想不到現在已是個熟悉美國外政策的行家,當然有可能是同名同姓,但我想就是他。事實上,自從初中畢業後,我就沒有「看見」他,雖然他現在也許是個髮梢泛白、滿臉風霜、小腹微凸,穿著明牌服飾的大學教授,但在我心靈之眼的注視下,他身上的原子又都再度排列成我所熟悉的形式。

 

  當我腦中負責記憶的原子崩解成三十年前的排列形式時,我不只看到了老敢;其他同學的身影、台中一中的紅樓、紅樓前那棵開花的鐵樹、光中亭下水池中的蝦蟆、還有皮膚白晰的歷史老師等等,也都跟著一一浮現,成為清晰可見的真實。

 

  老敢其實是他的綽號。自從有一次,他因與校外女生通信而被張貼在佈告欄裡,教官所用墨水的原子排列成「警告兩次」的真實呈現時,我們就這樣稱呼他。

 

  當時,我覺得這是好學生做不到的英勇行為,而和他親近了一陣子。

 

  老敢就坐在我後面,午飯後的休息時間,我們常聯袂到光中亭下,用削尖的冰棒棍和橡皮筋,去射殺水池中的蝦蟆。

 

a03 [640x480].jpg 

屬於我的「那個台中一中」:光中亭

  

  中箭的蝦蟆一隻隻翻著白腹浮出水面,漂進我現在的腦海中。少年時代的酷虐,今日想來仍感心驚。那些早已灰飛煙滅的蝦蟆,彷彿倒下的樹又一一站立起來,快樂地潛泳於我的腦海中。

 

  預知他們死亡記事的我,真恨不得推倒時間的籓籬,重回昔日的光中亭下,奪走那行將殺戮之箭,但卻已不得其門而入。

 

a06 [640x480].jpg 

 屬於我的「那個台中一中」:升降旗典禮

 

  有一天,老敢嚴肅地告訴我,說他彼時人生中最大的幸福並非與校外女生通信,而是上歷史課時,能癡痴地看著歷史老師短裙內乍隱乍現的雪白大腿。然後,好漢剖腹來相見地踢我一腳,說:「我知道那也是你的幸福,你不用否認。你坐在我前面,看得比我清楚,我看到你在看。」

 

  我沈默無語。

 

  其實,當時歷史老師大腿和短裙的原子有各種排列形式,要如何呈現也是我們不可預期的。但每次上課,班上的同學都像憂鬱的哈姆雷特王子,忍不住喃喃問道:「to be or not to be?」

 

  也許,在大多數情況下,老師的裙子和大腿是緊密地組合在一起的,但在我們青春的注目裡,卻總是排列成讓我們感到幸福的形式。即使時至今日。

 

a07 [640x480].jpg 

屬於我的「那個台中一中」:初中時代的教室

 

  無端地想起這些。但說來也是奇怪,自從三十年前走出台中一中的校門,我就沒有再進去過。雖然其間曾多次路過,甚至已走到育才街口,但總是不想進去。

 

  我想,不是我無情,而是我知道她已改變很多,我不想讓屬於我的「那個台中一中」,在我肉眼的再度觀照下,無情地崩解,消融於亮麗的陽光中。。

 

  所謂「真實」,只存在於我們肉體之眼的觀看或心靈之眼的回顧中。有些「真實」,我希望它們能以不變之姿長存在我的心靈中。

 

【後記】

 

  這篇文章寫於一九九八年,從那時迄今,我已回過母校三次,都是應邀演講。雖然來去匆匆,但觸目所及,不僅人事全新,景物也已非舊。紅樓不見了,光中亭失蹤了,敬業樓與麗澤樓間塞了一堆陌生的建物,屬於我的「那個台中一中」果然在我眼前無情地崩解……。

 

 

  但在和老師與學弟的互動中,我感受到在別的學校沒有的一種氣氛,那不只是親切,我的心彷彿沉浸在某種我熟悉的波動中,而欲隨之起舞。幾經品味,終於了解,那是一百年來走進這所學校的師生,他們的所思所為在相互激盪後所產生的巨大而無形的共振波,也許就是所謂「台中一中的精神」吧!一九六二年,我走進這個台灣先民的「許諾之地」,在那共振波裡浮沉了六年,後來雖然離開了,但我並未真的消失,因為就像一滴小水滴溶入大海般,我已被吸進那個龐然的共振波裡,成了波動裡的一個小點。

 

 

  一個量子物理學家說,空間和時間都無盡地「纏連」在一起。人生也許就是在這無盡纏連中的「摺疊」與「拆開」過程吧?我很高興我能重返母校,屬於我的「那個台中一中」雖然已被「摺疊」進那無盡的纏連中;但站在校園裡,我彷彿看到當年從我身上散落於此的粒子又重新聚攏過來,意欲成形,我的心隨之波動,我用心靈之眼「拆開」它,看到了那個屬於我們的「永恆的台中一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dgoose1950 的頭像
wildgoose1950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施正心
  • 畢業15年後回到一中校內工作,校園樣貌有了很大的改變
    一開始總會感到一種陌生,看著穿著制服的學弟妹,有個想法是:
    "一中現在是屬於他們的,不是我們的了"
    然而一中的味道仍然存在,那一中特有的氛圍仍然鮮明四溢
    偶然看到學長這篇文章,心有所感忍不住來留言一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