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問:「大象和螞蟻誰比較聰明?」很多人會說是「大象」,而且可以把「為什麼」說得舌燦蓮花;但如果大象變成像螞蟻那樣小、而螞蟻變得如大象那般大,那很多人可能就會改口說「螞蟻比較聰明」,同樣可以說出頭頭是道的「理由」。其實,造成差別判斷的最主要原因是我們在不知不覺間受到了大小的迷惑,而以「大小」來做為衡量牠們「智愚」的一個依據。

  萬物與世人,不僅有大小、長短、輕重之分,更從中衍生出貴賤、優劣、善惡之別。後一類的差別觀屬於價值判斷,會讓人產生更大的情緒反應,甚至左右人生的方向。莊子希望大家不要再受到這一類價值差別觀的愚弄,他提醒我們:

從道來看,萬物本沒有貴賤的分別;從物來看,則各自以為貴而互相賤視;從流俗來看,貴賤都由外來而不在事物自身。 

  貴賤、優劣、善惡並沒有像公尺、公斤這種客觀的衡量標準,不僅有相當的主觀性,而且一個人覺得「貴」的,很可能被另一人認為「賤」;它們並非物與人的本質,而是人們強行附加上去的。心理學家威爾森做過一個有趣的實驗:他向三組大學生介紹一位老師,分別賦與講師、副教授、教授的頭銜,然後要學生估量該師的身高。結果,該師的地位每上升一級,被估量的身高就多出約二公分。這顯示在多數人的認知裡,高矮與優劣有一種虛幻的聯結。認知雖是虛幻的,但卻會產生實質的影響,幾年前,普林斯頓大學的一項研究指出,無論男女,個子每高四英寸(十公分),平均收入就會增加一○%

  高個子真的比較優秀嗎?沒有人知道,但矮子倒是經常受人嘲弄。美國知名作家奧利佛霍爾姆斯身材矮小,某日去參加一個會議,與會者個個身材高大,有位仁兄揶揄說:「霍爾姆斯博士,在這些大個子中,你一定覺得自己很渺小吧!」霍爾姆斯回答:「沒錯,我覺得自己就好像混在一大堆銅幣中的一枚小銀幣。」相信很多人都會給予霍爾姆斯喝采,認為他以「反將一軍」的手法在破除對方的迷障。但莊子可能無法苟同,因為把高個子說成不值錢的銅幣,同樣是在貶低對方。莊子希望大家不要「各自以為貴而互相賤視」,他奉勸我們能從「相對論」進入「齊物論」:  

從小的角度去看大,看不到全面;從大的角度去看小,會看不分明。大小各有各的合宜之處,這才是事物固有的態勢。

  所謂「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每個人、每樣東西都各有長處,也各有短處,各有存在的道理和價值。「萬物一齊,孰短孰長?」宇宙萬物本是渾同齊一的,分什麼長短、大小?說什麼優劣、貴賤呢?所以,我們要養成一種好習慣:在看待他人及周遭事物時,不要先將他們貼上優劣、貴賤的標籤,在反觀自身時,不可為自己的大或高而驕傲,更不必對自己的小或低而自卑,一切「等價齊觀」,那你不僅會豁達許多,而且也能慈悲許多。

 

以道觀之,物無貴賤﹔以物觀之,自貴而相賤﹔以俗觀之,貴賤不在己。(秋水)

夫自細視大者不,自大視細者不明。故便,此勢之有也。(秋水)

 

 

摘錄自《莊子陪你走紅塵》一書 

看博客來網路書店介紹

看金石堂網路書店介紹

看誠品網路書店介紹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