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人間福報》 2012.4.9

 

【記者郭書宏專題報導】

 

IMG_4208 [640x480]  

 

當年高分考上台大醫學系,在那個年代是光宗耀祖,即使現在都是讓人豎起大拇指的事蹟,但畢業後他卻沒當過一天醫生,而是直接開始寫作、創作;總在人生關鍵處,來個大轉彎的作家王溢嘉,近來卻研究起佛學,甚至集結禪宗公案出版成冊,讓年值花甲的他因禪而悟,對人生起了更深層的思考與轉化。

 

棄醫從文 出版心靈書籍

 

一九五○年生於台中市的王溢嘉,擁有人人稱羨的台大醫學系學歷,有別於多數同學鑽研於醫學領域,就學期間,他將學習觸角延伸至存在主義等當代思潮,他也閱讀《莊子》與西方小說,醫學則獨鍾精神分析。對王溢嘉而言,「台大」是個追求知識與真理、結交各路英雄好漢的理想地方,第一學府象徵的名與利,他不甚在意。

 

大學畢業後,王溢嘉即專事寫作和文化事業工作,他曾在《聯合報》、《中國時報》等十餘家報章雜誌撰寫專欄,歷任《健康世界》月刊總編輯、《心靈》雜誌社及野鵝出版社社長等職,並著作四十餘種,著述內容著重於人類的心靈層面。曾有讀者說:「王溢嘉的棄醫從文,雖然可能讓台灣失去了一位好醫生,但卻多了一個好作家,一位好的『心靈』醫生!」

 

六祖壇經 尋得心靈解答

 

這位讀者眼中的心靈醫生,近年來卻鑽研起佛學,試圖從歷代禪宗公案尋得心靈更深層的解答。王溢嘉說,他在大學時期就曾接觸佛法,第一本佛學入門書就是《六祖壇經》。

 

「我個人非常喜歡禪宗,特別是在和西方心理學相較之下,覺得它對人類心靈、認知、自我概念,以及心理治療等方面都有很多獨到之處。」王溢嘉表示,在這個徬徨、苦悶、迷惘、空虛的時代裡,「禪」不只是讓人們茅塞頓開的一根魔棒、一道神光,更是滋潤眾生心靈的一股清泉。

 

悟由心起 擦亮自性心燈

 

對於中國禪宗裡瞬間覺醒的「頓悟」,王溢嘉對一公案尤其印象深刻—有個和尚問:「我為什不能悟?」夾山禪師答:「就是為了這個悟,迷卻多少人。」

 

王溢嘉指出,很多人為了想要「頓悟」而四處尋訪,上窮碧落下黃泉,但這其實是一種嚴重的迷失;老祖宗在造字時就說得很明白,「悟」字從「心」從「吾」,它主要來自個人內心,外在的境遇或機緣、大師或先知的開示,都只是「悟」的觸媒。

 

「換句話說,我們人人心中原本都有一盞能散發光明的心燈(真心或自性),但卻蒙塵了、油盡燈枯了,而我們的生命也跟著暗淡無光。」王溢嘉說。

 

日日是好日 對時間更慈悲

 

為了解惑、指引自我生活與人生,王溢嘉從《佛光叢書》、《佛光大辭典》等處廣為蒐集並閱讀思惟禪門公案,試圖從禪師的棒喝問答間,打破固有僵化的思考方式,其中,讓他收穫最豐的就屬養成「對時間慈悲」。王溢嘉說,從前他是「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的奉行者,他自從接觸禪學後,發現「人生困境和痛苦多是想法的問題」,於是他放下對時間的執著與差別觀,並試圖對自己、他人展現慈悲心。

 

「晚上的時光和清晨的時光同樣可貴,冬天跟春天各有佳景,老年的歲月與青春的年華同樣迷人,就像文偃禪師所說的『日日是好日』。」王溢嘉感性說道。

 

抑或又是悲心的展現,王溢嘉心想「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他將歷年蒐羅的禪門公案整理並分門別類出版《活用禪:豁然開朗的人生整理術》一書,期使讀者能有更大的收穫,也更了解中國禪宗的特殊價值。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