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朝採蘅子所著的《蟲鳴漫錄》裡,有一則很奇特的故事,將它譯成白話,大致如下:

 

  中州地方某大戶人家的一位年輕僕人,無緣無故竟自動辭職回家。人們問他是嫌工資太少抑或主人過分嚴厲?他卻說:「工資並不微薄,每月三十餘貫錢;而主人是溫和又慈祥,從未呵責過我。我待不下去主要是因為有一件差事擔當不起。」

 

  大家問他是什麼差事?他說:「每天晚上都有一位老婦人將我帶進內房,只見房內床上幃帳低垂,一個女人躺在幃幕中,下半身裸露於帳外,老婦人要我和那女人交合。每天晚上要跑兩三個地方,場所不定,但情況都一樣。我看那些女人的身體,老的、年輕的都有,事後也給我豐厚的餽贈,但始終無法看到那些女人的廬山真面目。每天晚上都如此這般,我實在無法支持,才不得不自動請辭。」

 

  聽起來實在令人咋舌。有人會懷疑故事的真實性,但有人卻會認為它道出了「生活的真相」。對「性」這檔事,不論多麼齷齪、多麼匪夷所思,都有人幹得出來。也許稍嫌誇大,但類似的情況一定有過。

 

  也許吧!但不管如何,這個故事倒是有很深的寓意:文明的性需要各種幃幕,故事裡低垂的幃幕將女眷一分為二:一是裸露於床幃之外,滋意享受僕人性服務的下體,那是一個形而下的世界。一是隱藏在床幃之內,代表者身份、教養與尊嚴的頭臉,那是一個形而上的世界。

 

  故事雖然不堪,卻生動地呈現了人類的性處境:絕大多數有教養、有尊嚴的文明人都必須以諸如此類的幃幕將自己形而下和形而上的世界區隔開來,始能心安理得地在這個塵世過著各種生活。從某個角度來看,性幃幕似乎在隱藏自己的性器官和性行為,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卻是在維護自己做為一個文明人的身份與尊嚴。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