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結婚十年,但還很年輕的女士,向佛洛伊德提起她昨晚所作的一個夢:

 

  「我和丈夫坐在一家劇院裡,發現正廳前排一邊的座位完全空著。丈夫對我說,愛麗絲(我的一位熟朋友)和她的未婚夫也想要來看戲,不過只能買到不好座位的票──三張票是一弗羅林五十克魯斯(奧幣名)。丈夫說,我們當然不會要這種票。但我想,如果我們買了這種票,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女士問:「您說從夢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心事,但我卻不知到這個夢在說什麼啊?」

 

  「夢常利用最近發生的經歷來『借題發揮』,妳要先告訴我,這個夢讓妳想起昨天或最近發生的什麼事,我才能按圖索驥呀!」佛洛伊德說。

 

  「昨天,我丈夫告訴我和我年紀差不多的愛麗絲訂婚了。」女士說。

 

  這可能就是導致她作這個夢的觸媒。在夢中,已經結婚多年的她和丈夫先坐在劇院裡,然後剛訂婚的愛麗絲和未婚夫也要來,佛洛伊德想,這個夢的「主題」可能跟「婚姻」有關。

 

  「前排一邊的座位完全空著,這讓妳想到什麼呢?」

 

  「這可能和上個禮拜發生的一件事有關。」女士說:「我很想去看一齣戲,所以預先買了票,但買得太早,而不得不多花了些錢。但在上演當天進場後,才發現前面一邊的座位幾乎都是空的,即使當天再買票,也不會嫌遲,我的擔憂根本沒有必要。我丈夫還因此而笑我太匆忙了!」

 

  如果劇院象徵著「結婚劇場」,那麼她太早買票,是否意味著「太早結婚」?而且對此感到有些後悔呢?但佛洛伊德還需要更多的線索。

 

  「夢中的三張票價是一弗羅林五十克魯斯,它當然不是真的票價,而應該是具有特殊含意的數字,這個數目字讓妳想到什麼呢?」

 

  「我想起來了,」女士說:「昨天我又聽到一個消息,我嫂嫂拿到我哥哥給她的一百五十弗羅林,立刻匆匆忙忙地到珠寶店去買了一件珠寶。」

 

  一百五十弗羅林是一弗羅林五十克魯斯的一百倍,但還是相關的數字。佛洛伊德一下子還無法理解為什麼會「縮小」或「放大」一百倍,但他看出了買珠寶的「匆忙」行徑,跟她的「匆忙買票」或「匆忙結婚」具有同樣的特色。「匆忙」的心思是越來越明顯了。

 

  「那三張票是什麼意思呢?兩個人為什麼要買『三』張票呢?『三』這個數字讓妳想到什麼嗎?」佛洛伊德問。

 

  女士想了很久,都想不出與此有關連的東西,最後,遲疑地說:「我不知道這有沒有關係?愛麗絲的年齡剛好比我小三個月,但這跟三張票好像有點……。」

 

  「有點牽強?」佛洛伊德笑說:「夢中的潛意識邏輯跟白天清醒時的意識邏輯不一樣,它可以隨意銜接。這個『三』字,又再度把妳和愛麗絲做了比較。」

 

  佛洛伊德已經大概知道這個夢真正的含意了,不過他還需要再確定一個問題:「愛麗絲的未婚夫給妳什麼感覺?」

 

  「聽起來應該是個不錯的男人。」女士說。

 

  果然不出所料,於是佛洛伊德好整以暇地說:「這個夢是由愛麗絲訂婚的消息、一個禮拜前妳提前買票看戲、妳嫂嫂急著拿一百五十弗羅林去買珠寶等事件為材料編織而成,用意是想表達妳對自己婚姻的看法──。            

 

  「年齡比妳小三個月的愛麗絲現在終於也找到了個好男人,妳觸景生情,覺得自己在十年前就結婚實在是『太匆忙』了,在夢中的『婚姻劇場』裡,還有好多『空位』──好男人,當初妳根本不必急著『買票進場』──結婚。如果妳不那麼匆忙,那現在也許可以花更少的代價找到一個好男人,或者找到好上『一百倍』的丈夫。」

 

  佛洛伊德最後說:「我想,這就是妳在這個夢中所洩漏的心事。」

 

  女士聽了,曖昧地笑著,什麼也沒說。

 

  (收錄於《性偵探大師:佛洛伊德的愛推理》一書)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