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記憶中的慾火

 

  精神分析大師佛洛伊德說,性慾是人類下意識中最深邃、而且最強有力的一股衝動,但文化對它的約束也最多,其中最大的約束是「否認它的存在」。在很多文化裡,都有因「為神服務」或「為皇帝服務」而「不能有性慾」的人。中國古代宮闈中的太監就是一個例子,照說,被「去勢」的太監失去了性的「原動力」,應該「心如止水」才對,但事實不然。從小就被切除睪丸做太監的人,長大後確實沒有性慾;但是在「已懂人事」的成年後才「去勢」的人,雖已失去了「慾望之根」,但仍有「性」致,而且還能性交。

 

  在西方的基督教世界,早期的聖者如聖傑倫(St.Jerome)、聖奧古斯丁(St.Augustine)等,原先過的都是常人的生活(也就是有正常的性生活),在皈依之後才過完全禁慾的獨身生活,這些聖者的德行令人景仰,但他們仍需與其所誓絕的「罪惡」從事痛苦的心靈搏鬥。譬如聖傑倫,獨自一人在沙漠中苦修,身邊只有聖書、十字架、鞭子和蜥蜴,但記憶中的慾火卻使他熱病似的想像裡,充滿了婀娜多姿的狂舞少女。而聖奧古斯丁,雖極力抑制他白天的清醒意識,但對暗夜裡的夢思,卻完全無能為力。他經常向上帝祈禱:「請賜給我貞潔!但我一直未得到。」最後他說:「感謝上帝,我們不必對自己的夢負責。」

 

  「性慾」這種東西,當我們否認它的存在時,它仍頑強地啃噬著我們的心靈;當我們「挖掉它的根」,它仍是在我們腦海深處蠢蠢亂動的「無形怪物」。

 

孤獨而自毀的牧羊人

 

  「性慾」也許可以是「純然的想像」,但性的歡愉卻必須依附「官能」而存在。如果認為性就是「官能享受」,而刻意追求一波高過一波的享受,那麼無止盡的慾望終有一天會摧毀有限的血肉之軀。

 

  在赫希菲德(M.Hirschfeld)的醫學檔案裡,有這樣的一個牧羊人:他整天在荒郊野外與羊群為伍,為了排遣沈悶與孤獨,只能藉自慰(手淫)來發洩他過多的精力。也許因為在空虛的生活中找不到比這更美好的事,他一天自慰的次數高達十五次之多。在摩擦的快感中,日積月累,性器官終於像皮革般肥厚韌鈍,用手刺激已無法帶來太大的官能享受。最後,他竟然開始用器物來敲擊、割裂自己的陰莖,以求得更尖銳的感受;結果,因異物跑到膀胱裡,在三十歲出頭,即因手術而死亡。

 

  這個牧羊人也許因過度害羞,或因自慰而心懷罪惡感,他從未跟有血有肉的真正女人性交過,但卻死於自毀性的「縱慾」。純粹的官能享受無法克服生活的空虛,有限的肉體也無法滿足無限的慾望。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
  • 酷喔^^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