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黑暗中,只有那「裡面有光」的人,才能依舊散發出雍容高雅的光彩,甚至看起來比平常時候更加迷人。

 

  每次經過那間教堂,我都會多看幾眼。

 

  教堂的門窗裝飾著拜占庭式的彩色鑲嵌玻璃,那些描繪宗教聖景的圖像,在亮麗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迷濛的光彩,勾留我匆忙的腳步,讓我想起心中一個遙遠的美好國度。


  但在深夜路過,特別是在沒有月光也沒有燈光的深夜,四周一片靜寂,教堂也彷彿陷入了沈睡,白天散發出亮麗光彩的鑲嵌玻璃變得厚重而黝暗,原本讓人心嚮往之的聖景,在無明中纏連,成了某種光怪陸離的東西。此時,我總是低著頭匆匆而過。

 

  不過,這間教堂最讓我駐足留連的,卻是在白天與深夜之間的入夜時分。晚飯剛過不久,有時候經過教堂,會發現裡面有光,教堂內的燈光投射於門窗,彩色鑲嵌玻璃上的人物彷彿獲得了生命,散發出比白天更瑰麗的光彩。

 

  我知道牧師正帶領著信眾,在裡面侍奉、頌讚他們的主。雖然身為異教徒,也能感受到那種信望愛。

 

  每個人都像一間教堂,亦自有它的白天與夜晚、光明與黑暗。

 

  在生命光明的時刻,一個人表現得雍容高雅迷人,並不稀奇,就像歌德所說:「陽光照射之處,連髒東西也會閃閃發光」。但在黑暗困頓、失去外在光源的時刻,多數人卻都走了樣,變得七零八落;只有那「裡面有光」的人,才能依舊散發出雍容高雅的光彩,甚至看起來比平常時候更加迷人。

 

  有人因生命的貧乏失色,而像尋找陽光般四處尋找大師開示,祈求指引人生的一條明路,大師往往謙虛地說,他只能替人「點燈」或「開光」。大師說得一點也沒錯,因為人人在他的教堂裡自有一盞能散發靈光的心燈,只是教堂已人去堂空,燈油乾枯,一切都在荒蕪中陷入了沈睡。

 

  今夜,我又經過那間教堂,教堂裡面有光,門窗上的玻璃散發燦爛奪目的光彩。我知道,有信眾在裡面祈禱、頌唱、靈修。

 

  我也知道,生命的雍容高雅迷人來自個人內在的靈光,它不能靠別人,而要靠自己內在的修為——三不五時走進自己心中的教堂,在那裡點上燈,侍奉自己的主,讀經唱詩,付出自己的信望愛。

 

  收錄於《傾聽內在的聲音》一書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