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物層面上,雄性與雌性結合,可以孕育出新生命;在文化層面上,男人與女人交會,更可以創造出另一種新生命。

 

  有一個男人叫喬治.盧卡斯,很多人知道他是《星際大戰》的導演;有一個女人叫瑪西亞,很少人知道她是《星際大戰》的剪輯師。盧卡斯和瑪西亞不只是工作上的夥伴,更是生活上的親密伴侶。年輕時代的盧卡斯個性內向、愛好沈思、緊張而又憂慮,瑪西亞則爽朗、風趣而又乾脆,兩人在合作一部紀錄片時滋生愛苗。有一天,盧卡斯在工作完畢後,鼓足勇氣邀瑪西亞「出去走走」,瑪西亞欣然答應,在第一次約會時,還不斷提醒他「放輕鬆點」。

 

  兩人結婚後,盧卡斯得到名導演柯波拉的支持,拍了一部描述青少年成長的《美國風情畫》,那好像是他過去小鎮少年生活的點滴,盧卡斯拍得很即興、很雜亂,但在瑪西亞巧妙的剪輯下,幾個原本互不相關的小故事竟被串在一起,成為條理清楚、具有奇異魅力的電影散文。《美國風情畫》獲得奧斯卡五項提名,叫好又叫座後,他們也因此而獲得了開拍《星際大戰》這個盧卡斯夢寐已久的現代神話的機會。

 

  盧卡斯的才情與創意固然沒話說,但較不為人知的瑪西亞則是一九七○年代好萊塢的最佳剪輯師,《再見愛麗絲》與《計程車司機》都是出自她的手筆。當然,她剪輯最多的還是丈夫盧卡斯的作品,經過剪輯後的《美國風情畫》,以多條主線同時發展的呈現方式,在當時非常新穎,大家紛紛起而仿效,後來竟成為電視連續劇製作的樣本。一九七八年《星際大戰》首部曲獲得奧斯卡的十一項提名,不過盧卡斯並未得到最佳導演獎或最佳劇本獎,反而是瑪西亞贏得了最佳剪輯獎。如果沒有瑪西亞的剪輯,還有不時在他耳邊低語:「放輕鬆點」,我們不知道盧卡斯的電影和他的人生會成為什麼樣子(但很遺憾,兩人在拍完《星際大戰》三部曲後仳離)。

 

  在夫妻的層面上,盧卡斯和瑪西亞並沒有孕育出下一代;但在藝術的層面上,他們卻因不同氣質、觀點和專長的交會與結合,互相彌補,而創造出令人稱道的電影。

 

  物理學家居禮,原是個為了科學研究而反抗、避開女人的男人,但在遇到迷人而又熱愛科學的瑪麗後,他不再逃避,也無法抗拒。兩人的愛情與婚姻,不僅使得他們的人生更溫馨、圓滿,而且使他們的科學研究更稱心、豐碩。婚後,夫妻倆在簡陋的棚屋裡同甘共苦做研究,在生下第一個女兒後不久,他們又生下了「另一個孩子」——鐳。在提煉出純鐳後,他們像鍾愛自己的孩子般看待鐳;鐳有放射性,是可怕的東西,但也是可愛的東西,他們放棄對鐳的專利權,讓它屬於全人類,而且將用途放在對疾病的治療上。

 

  鐳的發現與用途,是科學界的一個奇蹟、一則美談,而它則是由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合力創造出來的。

 

  有人認為男人的左腦較發達、偏愛理性,而女人的右腦較發達,偏愛感性;男人與女人同心協力,可以結合左腦與右腦、理性與感性,而使創意獲得更大的發揮。其實,男人如何如何、女人又如何如何的說法,是不能一概而論的,但不管怎麼說,既然被稱為「異性」,那麼交會時總會產生「異樣」的火花,特別是這對男女不只是工作上的伙伴,更是床上的伴侶時,他們交會時所產生的創造性,就會有更深邃而美好的含意。

 

本文收錄於王溢嘉新書《別白忙了,兌現創意才是王道!》一書中

 

《別白忙了,兌現創意才是王道!》更多資訊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