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男子向警方報案,說妻子要謀殺他。警方的精神科醫師發現,這名妻子居然是受到一名男子催眠術的控制……。

 

  梅爾(L.Mayer)是在德國警署服務的一名精神科醫師,因為工作的關係,他看過不少奇怪的案例。在《催眠下的犯罪》(Crime under hypnosis)這本書裡,他提到下面這個離奇的個案:

 

邂逅與操縱

 

  一九三四年,在德國海德堡,有一名已婚婦人B女士,因為胃痛而搭乘火車想去看醫師。在火車上,鄰座的一名男士主動和她聊起天來。這名男士自我介紹,說他名叫法蘭茲瓦特,是一位順勢療法(homeopath)的治療師。瓦特天花亂墜地向B女士吹噓他的醫術如何了得,但B女士卻覺得心神不寧,和他在一起有一種莫明奇妙的不安全感,而不敢以自己的胃病就教於他。

 

  接著,瓦特邀請B女士共飲咖啡,B女士禮貌地應允。在途中,瓦特突然緊握住B女士的手,B女士一下子覺得自己全身乏力,頭暈目眩,喪失意志力,而跟隨瓦特走。

 

  後來,瓦特將B女士帶到海德堡某處的一個房間中,用手觸摸B女士的前額,而讓她陷入恍惚狀態中,接著和她性交。

 

  此後,B女士即任憑瓦特擺佈,瓦特對她的控制似乎是絕對的,他命令她當妓女,然後把所有賺的錢交給他。B女士還提出自己的存款三千馬克,交給瓦特花用。

 

殺夫的指令

 

  最後,瓦特還命令B女士謀殺她的丈夫。在B女士第六次謀殺丈夫不成後,她丈夫開始懷疑(這次B女士是剪斷她丈失汽車的剎車線路,而導致嚴重的車禍,幸好大難不死),而向警方報案。

 

  警方發現瓦特這個男子似乎和整個事件有其種關係,在警署服務的梅爾醫師介入這個案件,他認為瓦特是利用催眠術在控制B女士。

 

  雖然瓦特曾給予B女士「催眠後暗示」,命令她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洩露他的身份,以及他和她的關係。但梅爾醫師技高一籌,破解了瓦特指示與抑制的複雜系統,而使B女士和盤托出真相。

 

她的辯白

 

  在整個案件中,最有趣的也許是B女士的說辭,她堅稱自己曾極力要掙脫瓦特的魔力的控制,但就是沒有辦法。當她在恍惚狀態中,覺得瓦特正在強姦她時,她想推開他,但卻動彈不得,身體好像不聽自己的使喚。後來,瓦特要她接客賣淫,對瓦特找來的各式各樣客人,B女士也是極不情願就範,但當瓦特還有那些客人照著瓦特的指示,向她說出催眠命令的字眼後,她就無法抗拒,而任由擺佈。

 

  梅爾醫師很成功地指出了瓦特的罪行,結果使瓦特被判年的徒刑。

 

催眠的魔力

 

   這個案例容易讓人聯想到社會新聞中常見的詐財騙色或金光黨,受害者常聲稱是對方使用「邪術」,使自己「失去理智」或「喪失意志力」而任憑對方擺佈的。但這種說法往往只是受害者對自己愚昧受騙的「辯解」,像B女士受瓦特催眠術的長期擺佈,並經過精神科醫師鑑定,而且判刑的案例倒是少見。

 

  在極少數的情況下,催眠術的確有令人難以置信的神秘魔力,當然,它需要有一個極容易受暗示(被催眠)的對象,以及一個「天生的」催眠師。

 

(原載心靈雜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