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jpg  

 

  「風雨蕭蕭已送愁,不堪懷抱更離憂;故人只在千岩裡,桂樹無端一夜秋。把袖追歡勞夢寐,舉杯相屬暫綢繆;覺來卻是天涯客,簷聲潺潺瀉未休。」

  

  這首〈夢山中故人〉的七律,充滿了迷離的景緻與感傷的情調,它的作者不是別人,乃是南宋的大儒朱熹。在這首詩裡,我們似乎看到了迥異於《朱子集註》裡的朱熹,也許是乍從夢中醒來,內心深處騷動的情感未息,而使我們得以從自然流露的字裡行間,瞥見了另一個朱熹。

 

  有人說「人生如夢」,也有人說「夢如人生」。這兩種說法其實都似是而非,因為夢原是人生的一部分,但卻又不同於真正的人生,所以我將它稱為「另一種人生」。

 

  對於這一種人生,古往今來的智士達人,有的漠視、有的讚嘆,但最奇特的莫過於莊子,莊子在〈齊物論〉裡說他有一天夢見自己變成蝴蝶,在空中快樂地飛翔,物我兩忘,最後竟不知道是莊周夢見蝴蝶呢?還是蝴蝶夢見莊周?

 

  無獨有偶,西方的榮格(C.G.Jung,分析心理學之父)也有過類似的夢境,他說他有一天夢見自己走到一間廟宇前,看到一個高僧在廊下閉目打坐,夢中的榮格覺得高僧若張開眼睛,則他自己就會消失。

 

  蝶歟?周歟?高僧乎?榮格乎?東西方的兩大哲學家在相異的時空下,不謀而合地在夢中體悟到人與宇宙萬物間最奇妙的糾葛。

 

  如果上帝存在,而且會作夢,那麼塵世的一切,也許只是上帝的夢境。當上帝醒來時,我們恐怕就將如泡沫般消失吧?

 

  個人所能做的是「趁上帝尚未醒來之前」,帶領各位穿越那睡與醒的模糊邊境,進入「夜間風景區」中,去探尋「另一種人生」的奧秘。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