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ssing-room1 [640x480].jpg   

 

  病人是一位相當斯文,穿著極為高雅的二十五歲男士,目前未婚。還沒結婚的原因不是沒有中意的對象,而是因為性無能,這個「隱憂」困擾他已經很久了。

 

  「醫師,您知道,就是……器官不配合,好像它有自己的意志,不聽我的指揮。」

 

  年紀輕輕就性無能,這樣缺乏「男子氣概」,是會被愛面子的男人視為奇恥大辱的。但性無能有很多原因,佛洛伊德先問一個鑑別診斷的問題:

 

  「你有過『晨間勃起』嗎?早上醒來時,發現自己的陰莖堅硬勃起?」

 

  「是有這種情形,但不是常常這樣。」男士說。

 

  既然有「晨間勃起」,那表示他的性無能並非生理性的,很可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但心理因素也有很多種,譬如焦慮不安。

 

  「你在想做愛前,是否會手心冒汗,擔心自己無法有正常的演出?」佛洛伊德問。

 

  「心跳會加快,但手心不會冒汗,心裡雖然很想跟對方結為一體,但器官卻沒有反應。」男子說:「當然……,在一次失敗後,下次要做前多少會有些擔心,結果器官就更不聽話。」

 

  「你對所有的女人都這樣嗎?」

 

  「我只跟一兩個女人嘗試過,但都失敗了。」男子有點懊惱地說。

 

  「你沒到花街柳巷找過妓女吧?」佛洛伊德問。

 

  「妓女?」男子有點嫌惡地說:「那是低賤、沒有教養的女人,讓人想到野獸,我對妓女一點興趣也沒有。我只喜歡高雅、有品味的女人,要我跟沒有愛意的女人做愛,我連想都沒想過。」

 

  佛洛伊德對這點倒是很有興趣。有些男人覺得妓女反而能挑起他們的「獸慾」,在和妓女性交時,會更狂野與更肆無忌憚;當然,另有些男人則在妓女面前完全無法勃起,就像這位男士所說,因為沒有愛。但他卻連在自己所愛的女人面前也完全不行。

 

  「你說的高雅、有品味的女人是什麼樣的女人?可以形容一下嗎?」佛洛伊德問。

 

  「除了女性特有的溫婉柔媚,談吐文雅外,我特別欣賞穿著高尚的女人,那反映她們的氣質和品味。高雅的女裝、有蕾絲邊的襯裙、流線型的女鞋等,總是讓我迷戀,有時候我覺得這些代表女性的衣飾,比起他們的肉體更讓我激動。」男士說。                      

 

  這不是有些「戀物癖」的傾向了嗎?

 

  「你曾經收集這些女性的衣服、鞋子,用它們來當做自慰時佐興的道具嗎?」佛洛伊德問。

 

  「沒有。」男士有點不悅地說:「我也很少自慰。」

 

  說的也是。這位男士個人的穿著也很高雅,看起來是個有高尚品味的人。對女人的品味太高,會不會影響他的「性致」呢?因為性交的動作實在不怎麼「高雅」。

 

  「你對你喜歡的女人,會經常產生性的衝動嗎?」

 

  「很少。」男士回答:「老實說,我對她們的欣賞多於佔有,尊敬多於慾念。我喜歡和她們在一起,共度美好的時光,但很少有想和她們做愛的渴望。在極少數情況下情不自禁,但卻……失敗了。」

 

  佛洛伊德大概瞭解他性無能的心理關鍵了。健康而令人滿意的性愛,需要靠兩種感情的結合──一是摯愛的「柔情」,一是激昂的「肉慾」,而這位男士的「柔情」與「肉慾」卻不曾匯合在一起。但到底是什麼原因使他的「肉慾」無法依附在「柔情」之上呢?這只有到他過去的生活中去找答案了。

 

  男士在自由聯想時,提到他童年時代一個很「不雅」的癖好:

 

  「小時候,我對自己解出來的大便很好奇,經常會研究個老半天。大概是在八歲到十歲的時候吧,我收集自己解出來一小團、一小團的硬大便,在無聊的時候會有一種衝動,於是就將它們弄破,聞它們的氣味……。」

 

  真是不可思議啊!如今這麼高雅的人,小時候居然是個「嗜糞狂」!難道他的性慾固著在「肛欲期」嗎?

 

  「當時解大便是否讓你產生特別的快感?」佛洛伊德很有興趣的問。

 

  「我不太清楚,不過我記得我聞它們,那種氣味……,」男子說:「我的嗅覺很敏銳,現在依然很敏銳。」

 

  「你說你喜歡女性的鞋子和衣服,是否也是在迷戀他們的氣味?」

 

  有不少戀物症患者,不只收集女性的鞋子和內衣,而且必須是穿過的,因為聞起來才有令他癡狂的「異味」──但正常人可能為之作嘔。事實上,「氣味」在動物的性行為裡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我並不會特別去聞它們,」男子笑笑說:「當然,和女人在一起時,我可以聞到她們身上令人愉快的香水味。」                                    

 

  說的也是。他如今已是個具有高雅品味的男人,不太可能再迷戀騷臭味。看來童年時代特殊的癖好跟他現在的性無能沒有太大的關係。

 

  在談到他和父母的關係時,他說他父親早死,他和母親相依為命,母親將她整個的柔情都貫注在他身上。

 

  「我母親在穿著方面有很高雅的品味,」男子說:「我從小就很喜歡在旁邊看她換穿衣服,覺得那是最溫暖、最幸福的時刻……。」

 

  佛洛伊德豎起了耳朵,覺得他終於說到重點了。

 

  「即使到今天,我長得這麼大了,她依然疼愛我,在換穿衣服時,還是允許我在旁邊觀看……。」男士喃喃說著。

 

  佛洛伊德點上一根雪茄,深吸一口,說:「是你母親讓你性無能的。」

 

  對這樣的說法,男士似乎沒有顯得太驚訝,他的臉上露出一個飄忽的淒美笑意,用複雜的眼神看著佛洛伊德,希望佛落伊德能給他一個解釋。                         

 

  「我們最早的戀情總是以異性雙親為對象,而所謂成熟,就是離開父母,去尋找另一個女人或男人,和她(他)結合。因為父母是不宜也不能做為我們對象的。」佛洛伊德說:「有些人對父母的依戀比較深,他們在尋找對象時,也以類似父親或母親的異性為首要目標,而你的情況比他們都還要來得嚴重。」

 

  男士自己也點上了一根香菸。他連吸菸的姿勢都非常高雅。

 

  「你和你母親直到現在還有很親密的關係,但我相信,這種關係只剩下『柔情』,而沒有『肉慾』,因為對母親的『肉慾』是不被社會和你的道德意識所容許的,它早就被潛抑到潛意識裡去了。如今你交往和喜歡的女性,事實上是你母親的化身──也都有高雅的穿著品味,而你對她們,也都只有『柔情』,而少有『肉慾』。」

 

  要進行性行為,必須有肉慾,缺乏肉慾,難怪那話兒會不聽話了。

 

  「當你說你對女性衣飾的迷戀甚於她們的肉體時,我本來以為你是在肉體挫敗後,才『退而求其次』的;但後來覺得那其實是『對女性高估』的一種表現,女人多麼高貴!連她們穿的、戴的東西都充滿了魅力!你為什麼會高估女性呢?答案還是來自你母親。在你心目中,母親是最完美的,女人。」

 

  一個高估女人,對女人充滿敬意的男人,是沒有辦法脫下她的褲子,唐突佳人的。

 

  「有些男人只在某些女人──讓他們尊敬的女人面前會性無能,但他們會轉而去尋找較低賤的女人,只要將女人降格,他們就能在她身上行使完整的性能力。而你對低賤的女人完全沒有興趣,就只有徒呼奈何了。」

 

  男士吸完了菸,拍拍他畢挺的西裝,說:「您的意思是要我離開母親,將女人降格?」

 

  佛洛伊德微笑說:「和母親保持一臂之遙。一個愛兒子的母親應該瞭解,兒子將來的幸福是他和另一個女人的完整關係,而女人,並沒有你想像的那樣高貴,高貴得不可觸摸。」 (本文收錄於《性偵探大師:佛洛伊德的愛欲推理》一書)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