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福爾摩斯.jpg  freud.jpg  

 

  大學畢業前後,曾以翻譯餬口,好友孫慶餘對我照顧有加,經常將他承攬的「生意」分給我一杯羹,要我翻譯書中的部分篇章。其中有一本是《福爾摩斯探案》的完結篇《最後的難題》,書中有一段偵探大師福爾摩斯和精神分析大師佛洛伊德演出的精彩對手戲,就是我譯的,大意如下:

 

 

  福爾摩斯的好友華生醫師為了幫福爾摩斯戒掉古柯鹼的毒癮,而帶他到維也納去拜訪佛洛伊德。佛洛伊德利用催眠術治好了他的毒癮後,出於想「一窺福爾摩斯思想究竟」的好奇,或者說想瞭解他為什麼選擇偵探這個行業,為什麼對女人沒有好感,為什麼染上古柯鹼毒癮,又為什麼會厭惡摩提爾教授等問題,而對他做了最後一次催眠。

 

  在催眠狀態中,福爾摩斯說出了早年的一段不幸經驗:他母親與人通姦,他父親在一怒之下手刃了姦夫淫婦,他本來不知道這個秘密,而向他洩漏這個秘密的就是他的家庭教師摩提爾教授。

 

  雖然現在的福爾摩斯已經「完全忘記」了這些事(被壓抑到潛意識裡),但佛洛伊德終於瞭解,福爾摩斯上述的一切選擇,都是種因於當年的那次創傷經驗。

 

  這當然只是小說筆法,不過卻讓人印象深刻。

 

  最近重讀佛洛伊德的舊作,忽然又想起《最後的難題》這本小說,覺得從某個角度來看,佛洛伊德其實也是個「偵探」──心靈的偵探大師。來向他求助的病人心裡也都有一大堆的「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有揮之不去的怪異念頭、莫名其妙的症狀、荒謬離奇的夢境等等。這些就跟偵探小說裡詭譎的案件一般,有著謎樣的色彩,讓人想一探究竟。

 

  而佛洛伊德的「治療」與福爾摩斯或金田一的「辦案」,在本質上也非常類似,那就是從現有的線索中抽絲剝繭,「破解」各種惑人耳目的手法,回頭追查那不為人所知的悲傷過去,讓當事者隱藏的「動機」浮現於檯面。所不同的是,福爾摩斯和金田一面對的是狡猾的兇手,處裡的是「意識」層面的問題;而佛洛伊德面對的是痛苦的病人,處裡的是「潛意識」層面的問題。

 

  其實,做為一個知識體系,在理論的層次,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也有晦澀難懂的一面,但它之所以比其他知識體系更讓人著迷,有一個原因就是佛洛伊德擅於運用病例(另包括文學藝術作品)來剖析人類的心靈,而其中最引人入勝、最駭人聽聞或最引起爭議的莫過於跟「性」有關的病例。但這些病例散見於他卷帙浩繁的著作中,有的極為冗長,有的則過份簡略,而且夾敘夾論,對一般讀者來說,不僅有閱讀上的不方便,而且有些還讓人昏昏欲睡。                

 

  有鑑於此,我以佛氏在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三十個病例為素材,將它們改寫成類似「短篇愛慾推理小說」的形式,在「推理」方面,盡量保持佛氏的原意,讓讀者既能粗略地認識精神分析的某些觀念,同時又有閱讀推理小說的樂趣。這種樂趣,其實也是我最近重讀佛洛伊德的最大收穫,因為在我的認知裡,佛洛伊德已經越來越像個「觀察入微、思維縝密」的心靈偵探兼「想像力豐富」的隱性小說家。

 

(本文為《性偵探大師──佛洛伊德的愛欲推理》自序文)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ne Wu
  • 是永慶房屋的孫慶餘嗎?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