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遙遠的國度乃是愛人的內心──二度蜜月的最佳勝地。

 

  表妹二度蜜月回來,特別打電話來謝謝我給她的建議,我嗯唔數聲,表示恭喜。結婚十年,本來期待到歐洲二度蜜月的他們,因為經濟不景氣,年終獎金沒了、請假也不准,計畫泡湯。我給表妹一個省錢又省時的提議:夫妻倆不妨到市內的旅館“住”個十二小時,結果似乎產生了奇妙的效果。

 

  在這十二小時裡,必須遵守“四不一沒有”:不離開旅館房間、不看書報電視、不接打電話、不談論別人的事、沒有訪客(服務生送餐點來除外)。看起來有點荒謬、非常無聊,但其實是要提供夫妻深度親密接觸的機會。我不知道表妹夫妻在那十二小時裡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但提出這個“親密關係實驗”的心理學家布蘭登,告訴我們最可能發生的情況:

 

  在剛開始的一個小時,彼此也許都會覺得怪怪的,因為以前在百無聊賴又相對無言時,早就打開電視、出門逛街或各做各的事了,但那其實是一種逃避,如今兩個人只能待在小房間裡,敞開肉體和心靈,作愛或者交談,而後者顯然要多於前者。慢慢的,他們會找到共通的話題,但因為不能談別人,只好談自己,於是個人的看法和感受會一點一滴地顯露。當然,有些看法可能會激惹對方而產生爭辯,但因為無法逃離,雙方只好再把話說得更清楚一些,做更多的自我揭露。如此經過幾個小時,談了更多後,兩人即可能會滋長出一種新的親密關係,很多夫妻甚至會愉快地作愛。

 

  但實驗尚未“成功”,他們仍必須繼續待在房間裡。於是,兩人溝通的領域開始擴展,談起過去、未來、從未提起的更隱密心事。你揭露得越多,對方也表白得越多,終於,兩人開始踏入平日的禁區,解除心理甲冑,談論各種以前不能談、不敢談的問題,它也許會破壞原來的虛假關係,但卻能為更真實的關係提供基石……。總之,布蘭登的實驗告訴我們,多數夫妻在經過十二小時的密談後,不僅彼此好似第一次認識真正的對方、發現連自己都不太熟悉的自我,而且和對方共享自我,建立起前所未有的新親密關係。

 

  渴望到遙遠的國度去度蜜月嗎?很好。詩人早就說過,最遙遠的國度乃是愛人的內心,它需要你每隔一段時間就放下一切,專心飛行十二小時,一次又一次,方能抵達。

 

 

  2008年,原載《南方都市報》,收錄於《情感世界的男左女右》一書中,北京新華出版社)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