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思的《血酬定律》提到一件事:明世宗時,嚴嵩把持國政近20年,很多人都想和他拉關係,當時大城市裡的當舖有個規矩,如果能安排嚴府的人拿著嚴嵩的名片來拜訪,當舖就會奉上三千兩銀子做為路費。嚴嵩的名片有個別號叫「虎皮」,因為嚴嵩權傾一時,而且睚眥必報,無人敢惹,在當舖裡放張嚴嵩的名片,等於披了一張虎皮,讓那些想上門敲詐勒索者投鼠忌器,望而卻步。難怪當舖會不惜重金,千方百計去弄來這樣一張名片;名片也好,虎皮也好,其實就是護身符。

 

  這種找有力人士當護身符的現象歷代都有,而且巧妙各自不同。1930年代,形同「上海教父」的青幫頭子杜月笙威名遠播,不只政治權貴爭相結交拉攏,很多工商界及劇藝界人士也都紛紛拜他為師,尊稱他為「夫子」或「先生」,而自稱「學生」。據估計,杜月笙這樣的門生就不下兩千人,他們的目的也是在取得一張護身符,減少各種可能的騷擾。

 

  人類的這種護身符讓人想起動物界的「貝氏擬態」:本身無毒或可口好吃的物種,藉模仿有毒或難以下嚥的物種來「嚇阻」掠食者,而增加自己活存的機會。譬如美洲的珊瑚蛇會分泌毒液,很不好惹,在生存上極具優勢;而無毒的王蛇在進化過程中即發展出和珊瑚蛇非常類似的體色與環紋,兩者的底色都是紅色,環紋都是黑黃相間,只是寬度不太一樣而已。因此,當掠食者遇到王蛇時,會誤以為那是有劇毒的珊瑚蛇而避開,王蛇就因此而受益。那類似珊瑚蛇的條紋,就成了王蛇的虎皮和護身符。

 

  很多昆蟲也都是「貝氏擬態」的高手,譬如鹿子蛾會模仿攻擊性強的胡蜂外型,無毒的琉球紫蛺蝶會擬態成有毒的紫斑蝶,讓掠食者望而卻步。這當然也是在披虎皮,只是牠們的虎皮是演化的結果,而不是卑躬屈膝用錢去換來的。

 

  被模仿的生物看似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其實另有玄機。譬如被王蛇模仿的珊瑚蛇,即常因對手誤認牠是無毒的王蛇而放鬆警戒,結果就得到意外的食物,牠同樣因被模仿而受益。在人類社會裡,不少有智慧的有力人士也樂得別人拜他為師,拿他當護身符,因為他知道社會上披他虎皮的人越多,他就會變得越有威望。

 

2011年,原載《廣州日報》)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