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世紀中葉,蒙古大軍第二次西征,長驅直入東歐,在里格尼茨大敗波蘭、日爾曼和條頓聯軍,在多瑙河畔擊潰匈牙利主力軍,攻陷佩斯城,威脅維也納,後因大汗窩闊台的死訊傳來,才班師東歸。這次蒙古西征讓歐洲人見識到迥異於他們的戰爭觀念和作戰方式。

 

  當時歐洲的步兵或騎兵,都身穿厚重的盔甲,手握盾牌長槍,以嚴密的方陣隊形前進,這種裝備和戰術在近距離交鋒時,有很大的攻擊和防護力;缺點是厚重的盔甲束縛了士兵的活動力,嚴密的隊形讓隊伍轉動不便。反觀蒙古軍隊,雖然也有重騎兵,但戴的是簡易頭盔,披的是輕便的皮製胸甲;人數佔最多的輕騎兵,除了頭盔外,身上一般並不披甲,弓箭、短斧和單勾槍是他們的武器。部隊的隊形鬆散,他們講究的是機動性和靈活性,在迂迴包抄、分進合擊中讓歐洲人摸不著頭緒。當然,用來攻城的火藥和回回巨砲也讓蒙古軍隊如虎添翼。

 

  整體說來,當時的歐洲軍隊讓人想起螃蟹,而蒙古軍隊則像章魚。螃蟹和章魚同屬無脊椎動物,為了支撐和保護身體,螃蟹發展出堅硬的鈣質外殼(盔甲)和有攻擊性的螯(長槍),這雖使螃蟹獲得某些優勢,但僵硬的外殼也使牠們的行動變得笨拙,身體的增長受到限制,須靠換殼來成長。柔軟無骨、俗稱「八爪魚」的章魚,其實是螃蟹的近親,牠們的祖先原本也有甲殼,只是在演化過程中,牠們放棄了保護性的外殼;無殼一身輕,不僅行動變得非常快速、靈活,而且可以長得很大。章魚的腦和神經系統非常發達,不僅可以隨外在環境而改變顏色和形體,八隻觸手更是靈活,有獨立的神經系統,可以各自獨立作戰。柔軟無骨的章魚特別喜歡吃有堅硬甲殼的螃蟹,一般人也許難以想像,但章魚自有妙法:當牠看到螃蟹時,即快速逼近,伸出八隻觸手,分進合擊,鋪天蓋地罩住螃蟹,以身上唯一骨質的環狀牙齒戳穿螃蟹硬殼,注入毒液,讓螃蟹麻痺,然後吸食其體內液化的肉汁。

 

  從這個角度來看當年蒙古與歐洲的戰爭,簡直就是章魚和螃蟹戰爭的翻版。它給我們最大的啟示是:不管是蒙古打歐洲或章魚吃螃蟹,都是老子所說的「以柔克剛」,是同一個道理在不同層面的顯現。

 

2011年,原載《廣州日報》)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