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榮春 [640x480].jpg   

攝影╱嚴曼麗

 

  穿越繁華散盡的頭城老街,轉入開蘭舊路,看到一棟日式建築──由頭城小學校長宿舍翻修成的「李榮春文學館」。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李榮春的名字。

 

  在駐館人員的熱心解說下,原本隨意的瀏覽很快變成驚訝:生前沒沒無名的李榮春,死後被發現衣櫥裡堆積了近三百萬字的文稿,大部分用日曆紙寫成,也沒有發表。其中有先人到宜蘭頭城拓墾的家族史;有頭城的風土民情和生活點滴;有他在日據時代參加「臺灣農業義勇團」前往中國大陸,在江南浪跡數年的經歷;還有他對母親的懷念……。

 

  他的姪子李鏡明醫師不忍伯父的心血付諸東流,而為他出版了《李榮春全集》。在明窗淨几前翻閱全集,大略讀了幾段,有一種台灣早期作家用中文寫作的拙樸韻味。我從書中抬起頭,望向窗外,以前,我也許會對這種做為一個文學邊陲地帶之邊陲作家的宿命感到悲涼,但今天,我的心中卻像窗外的頭城陽光一樣溫暖,因為我感染了李榮春的熱情。

 

李榮春2 [640x480].jpg   

 

  終身未婚、靠修理腳踏車糊口的他,能夠在數十年間不求聞達地創作不休,心中燃燒的是何等熾烈的熱情啊!對一個以無比熱情寫作的人來說,寫作就是他生命的中心、宇宙的中心,其他什麼出版銷量、文學地位、頭銜聲譽,一切的一切,都不過是它的邊陲。李鏡明醫師說的沒錯:「李榮春追求文學,像是隻駱駝走在沙漠裡,永遠在追尋喜悅。」別人看到的是沙漠,但他看到的卻是喜悅。

 

  走出「李榮春文學館」,再度穿越頭城老街,那散盡的繁華似乎已悄悄地在稀薄的空氣中再度集結、醞釀。土地因人而產生意義,小鎮因有人在此熱情地活過而增添風華;當我離開時,在我的心靈輿圖中,頭城,也已悄悄地從邊陲往中心挪移。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