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我必須自創一個體系,或者受他人體系的奴役。 ──布列克

 

  小鎮裡住著一位先知。當異鄉人來到先知的住處時,已是入夜時分。門開著。他叫喚兩聲,無人應門,就自行進入。

 

  那是一個很大的房間。一盞點燃著的煤油燈,就擺在離門口不遠處的一張大桌子上,但桌邊卻空無一人。

 

  無數飛蛾繞著煤油燈的亮光飛舞。

 

  慢慢適應屋內的明暗後,異鄉人發現在房間深處的一個角落,還有一張小桌子,桌上點著一根蠟燭。

 

  先知就坐在小桌子前,對著燭光看書。             

 

  異鄉人走過去,向先知致了意,疑惑問道:「先知啊,這個燭光比起煤油燈的燈光黯淡許多,您為什麼不在煤油燈光下,反而在這裡看書呢?」         

 

  先知抬起頭,微笑說:「那盞較亮的煤油燈是我為了飛蛾而設的,這樣我才能安靜地在這裡看書,不受干擾啊!」                      

 

  異鄉人這才發現,燭光雖然不太明亮,但周圍的確連一隻飛蛾都沒有。

 

  越炙手可熱的位置、越一本萬利的行業,就有越多的人競逐,就像飛蛾繞著煤油燈飛舞。置身其中,就會不斷受到騷擾。

 

  不同的光,吸引不同的人。不願與飛蛾共舞,受其奴役,就要自覓光源,找個安靜怡人的角落,點燃自己的蠟燭。

 

  也許不能大放光彩,但畢竟是個乾淨、明亮,自己掙來的地方。

 

  (2002年,收錄於《智慧的花園》一書中)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mes
  • 您的結論寫得很生動,謝謝您!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