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則笑話說:一個清教徒和一個天主教徒走在路上,剛好看到一名神父走進一家妓院。那位清教徒聳聳肩膀,臉上露出調侃的笑意,心想這下終於讓他抓到了天主教徒偽善的狐狸尾巴。

 

  但那名天主教徒看到了這個情景,臉上卻不禁流露出莊嚴肅穆的神情,他驕做地認為:當他們的一位教友臨終時,即使是在妓院哩,神父也會義無反顧地進去為他(她)祈禱。

 

  李先生初到美國不久,某個星期三早上十點路過一個公園,看到一名白人男子悠閒地坐在長椅上曬太陽,他心想:「美國雖然是個忙碌的國家,但有錢又有閒的人多得是。」

 

  走了不久,又看到一名黑人男子也悠閒地坐在另一張長椅子上曬太陽,李先生不禁又想:「黑人失業的問題真的是那麼嚴重嗎?黃種人想在美國生活大概會跟黑人一樣艱難吧?」

 

  其實,對那位進入妓院的神父和坐在公園長椅上的白人及黑人,我們都沒有足夠的資料研判他們是在「做什麼」。他們都處於一種曖昧不明的情境中,但旁觀者卻會根據自己心中已有的成見或「刻板印象」,而對他們的行為做了「超出事實」的解釋。

 

  對我們不認識的人,我們常會根據他們的種族、性別、階級、職業來「分類」,而將「團體的屬性」加在他們身上。

 

  譬如我們心中對「猶太人是如何如何」、「酒吧女是如何如何」、「日本人是如何如何」都有一個刻板印象,這些刻板印象通常是在尚未實際接觸到這種人之前,就已經由聽聞而深印於心中,當我們真正接觸這種人時,即會不自覺地將心中的那個「圖像」套在對方身上,做為解釋對方行為的座標,而產生了自以為是的偏見。

 

  人與人間的誤解以及塵世的諸多紛擾,都導因於這些自以為是的偏見。對於週遭的人和事,不要過度熱心地去解釋或設想,可以減少很多錯誤和麻煩。

 

(本文收錄於《世說心語:100個生命的啟示》一書中)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