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點,燈火通明的急診處,在陣陣喧嘩的人聲中,有一股不安的氣氛。

  我們剛將一個「顫內出血」的嬰兒送往小兒科病房。這位七個月大,臉色呆滯且有黃疸的嬰兒,在外面被誤為「肝炎」,治療幾天情況越來越壞,母親不放心,又將他抱來臺大急診處求診。我們看嬰兒頭部的前囪門鼓起,就知道事情不簡單,顯然是因為顫內出血才造成前囪門的鼓起及黃疸,將他診斷為肝炎實在是相差十萬八千里。

  住院醫師目送抱著嬰兒往病房方向走去的母親背影,不住搖頭。要將這個孩子救活的希望並不很大,但外面的醫師也太大意了,竟然說他是「肝炎」!

  接著小兒科急診來了幾個發燒、腹瀉的小病人,不是上呼吸道感染,就是急性腸胃炎,情況嚴重的病人留下來輸液及觀察,輕微的在治療和開藥後,就請他們回去。大醫院和小醫院不同點之一是,大醫院不會千方百計想挽留病人,有時候甚至會主動請病人回家,因為留下來也是一樣,那為什麼不讓病人回到溫暖的家呢?

  在接二連三來的四、五個病童中,有一個兩歲小孩,是由父母遠從板橋坐計程車抱來的。他的症狀是發燒、虛弱、不想吃東西。肛溫為三八‧八度,喉頭發紅,白血球稍微增高,其他沒有什麼異常,只是極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

    「從板橋來這裡很遠啊!」我邊檢查病童邊說。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