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目前日期文章:2015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關於八字推命,古人很早就提出一個疑問: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出生的人不知凡幾,他們的八字都相同,照理說他們的命也應該相同,但事實顯然並非如此,為了自圓其說,歷代的命理學家提出幾種讓它變得更周延的「補充」說明:

 

  第一個是加入「出生地」這個變項。在清朝王椷的《秋燈叢話》裡有個故事:兩廣總督某公和他的副將某甲生辰相同,他詢問某命理大師「為何如此?」命理大師反覆推敲,找不出原因,海珠寺的一個和尚提醒他,該時辰出生者都有貴命,但若能有「貫索星對照命宮」,就會更加顯達,他推論總督大人也許是在「監獄」裡出生。翌日詢問總督大人,總督才坦承他的確是母親在獄中服刑時出生的。如此這般,生辰加上出生地,就使八字推命更完備、也更經得起考驗。

 

  第二個是引進「總量管制」的觀念。我們在前面已提到,紀曉嵐說他的第六個姪子和一位僕人的兒子,出生時只隔著一道牆,兩個房間的窗戶相對,嬰兒同時落地啼哭,是真正的「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同分同地」生,但他的姪兒過的是錦衣玉食的生活,在十六歲時早夭;而僕人的兒子過的是粗茶淡飯的生活,到中年還活得好端端的。「為什麼呢?」紀曉嵐認為這很可能是「兩人命中的天祿有一個定數」,他的姪兒因生長於富貴之家,很快就將祿數消耗盡了,而僕人的兒子生長於貧賤之家,祿數到了中年還未用盡。這種「總量管制」容許八字相同的人在生命的旅途中有不同的「盈虛消長」變化,當然也就適用於更多人。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躲藏女」的神話不死,只是不斷在變化。

 

  20085月底到東京時,在電視上看到一則離奇的新聞:日本福岡一名57歲的單身男子覺得近幾個月來冰箱的食物經常不翼而飛,廚房也有被人動用過的痕跡,他懷疑有人闖空門,於是裝設針孔攝影機,透過自己的手機監看。日前出門後,從手機看到有陌生人在家裡活動,他立刻報警,警察前往察看時,發現門窗都是緊閉的,並無被破壞跡象,進入屋內也未見人影,經仔細搜查,赫然發現壁櫥上層的衣櫃裡躲著一個女人。這名58歲的婦人聲稱是位遊民,她在約一年前的某日趁屋主忘記鎖門時溜進屋裡,平常就窩在空衣櫃裡,等屋主出門後才出來,到廚房覓食、浴室洗澡云云。

 

  接連幾天,電視都大篇幅報導,不僅讓觀眾直擊單身男子的住處、婦人藏身的衣櫃等實景;還有專家名嘴的講評。這則新聞的確具有相當的聳動性,事實上,它可以說是一則「現代神話」,讓我想起小時候聽過的「田螺女」故事:一名單身男子外出工作返家後,發現家裡被整理得乾乾淨淨,甚至連飯菜都準備好了。他原本以為是鄰居老婦好心幫忙他,但卻不是;他心中懷疑,於是隔天提前返家,赫然發現一位陌生的美女正在幫他料理家事,然後爬進廚房邊的水缸裡,消失了蹤影。單身男子進到屋裡,發現水缸裡只有一顆他撿回來的大田螺。美女原來是田螺變的,她後來就成了單身男子的妻子。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抱怨說:「別人的遺傳基因好,天生就有數學頭腦或藝術細胞,但我的祖宗八代留給我的只是一窮二白。」這種抱怨不無道理,因為一個人的表現除了後天努力外,還有先天因素;先天不良,的確會比較吃虧。但這種抱怨卻也表示你對先天稟賦和遺傳基因有太多的誤解。

 

  科學界對這兩個問題的了解,老實說都還在起步的階段,稟賦是一種潛能,祖先數代都表現平庸,並不代表遺傳基因就欠佳或沒有什麼稟賦。稟賦或潛能就像埋藏在遺傳基因裡的種子,需要遇到特殊的環境才能萌芽,進而開花結果。永遠沒有人能單靠你的家族史,來斷定你缺乏哪些稟賦或潛能。

 

  有一則報導說,英國倫敦為了都市更新而拆除一些老舊的屋舍,暫時閒置的空地在陽光和雨水的滋潤下,長出了一片野花野草。博物學家驚訝地發現,其中有些花草竟然是以前在倫敦、甚至全英國都從未見過的,它們通常只生長於地中海沿岸地區。進一歩追查才知道,被拆除的屋舍有部分是當年羅馬人進攻英國時沿著泰晤士河所築建物的遺跡,專家因而推想,那些花草的種子大概就是當年隨著羅馬士兵從地中海來到了倫敦,它們在暗無天日的泥石中沈寂了一千多年,無聲無息,但當再度見到陽光,得到雨水的滋潤時,就立刻又恢復蓬勃的生機,開始生根發芽,綻放出一朵朵美麗的鮮花。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創造力存在於一個人的眼界中,當特殊的眼界和特殊的事物交會時,就會產生和別人不一樣的看法與創意。

 

  美國西部拓荒時期發生過很多悲劇,其中一個故事說,有一百六十位前往加利福尼亞的拓荒者,在內華達山脈的山區中迷路,為風雪所困,存糧耗盡,飢寒交迫,體力差的一個個死去,倖存者為了活下去,有人燒煮鹿皮鞋充飢,有人則吃死去的同伴,最後生還的只剩下十八人。這個悲慘的故事曾被寫成一本書。當你看過這樣的故事後,心中想到什麼呢?如果要你拍一部電影,你會從中得到什麼靈感呢?或者如何將故事融入你電影的情節中呢?

 

  有一個正準備拍電影的人看到了這個故事,心中浮現一個好點子,他就是卓別林。當時卓別林已答應為聯美電影公司拍一部電影,雖然決定電影要以加州採金狂潮下小人物的悲喜為主題,但卻沒有劇本,甚至連凸顯卓別林喜劇風格的場景都沒有,就在這種情況下,他看到了上述故事,結果竟將它轉換成《淘金熱》裡最有趣、最令人捧腹大笑的一段情節:飢腸轆轆的流浪漢(卓別林所飾演的淘金客),燒煮皮鞋來裹腹,而且還拿起鞋釘,像啃雞骨頭般津津有味地啃著,而煮熟的鞋帶也像義大利麵般可口。更爆笑的是,和他同病相憐的礦工朋友,居然產生幻覺,把他看成一隻肥美的大火雞,而想把他宰來吃。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