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意義治療學」的弗蘭克,在上國中時的某一天,教科學的老師在課堂上口沫橫飛地向學生解釋,生命分析到最後,只是一種燃燒,一種氧化的過程。十二歲的弗蘭克站起來問:「弗利茲博士,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生命有什麼意義呢?」

 

  生命本身其實不具意義,意義來自人的賦予。即使「生命只是一種燃燒」,我們也想知道「為何而燃燒」?「活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為了什麼」?但要賦予你的生命或「燃燒」以什麼意義,全靠你自己,因為生命是你自己的。

 

  你無法關在斗室裡,靠思考去「發明」生命意義,你只能走出自我,到外在世界去「發現」你的生命意義。生命的意義不在自身,不在腦海裡,也不在書本上,而恆發生於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社會之間。佛陀的生命意義在於他與眾生之間,醫師的生命意義在於他與病人之間。你的生命意義也只存在於你與某些對象的「關係」之中。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