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的大舞台上,你有你的位置,我有我的位置,而且不時在移動之中。但移動有個趨勢,那就是多數人都拼命想往城裡鑽,朝中心靠,因為大家認為能活躍於繁華的都會中心,乃是成功貴顯的指標;而若只能在寒傖的都市邊陲或窮鄉浮沉,則是失敗窮賤的跡象。如果你為流落於邊陲而哀愁或為活躍於中心地帶而得意,那莊子會告訴你:

 

我知道天下的中心是在燕國(今河北)的北方,越國(浙江)的南方。  

  照常理,天下的中心應該在燕國和越國之間,也就是中原一帶,怎麼反而在邊陲之外呢?莊子會這樣說,其實是要打破我們對中心與邊陲的僵化看法。地球是圓的,地球上的每一個點都可以是天下的中心,但也是另一個中心的邊陲。這正是莊子相對論與齊物論中重要的一環,中心與邊陲的關係不僅是相對的,而且還不斷在改變,翻開歷史,有多少國家和城市一再更換它們的中心與邊陲關係。更重要的是,真正能成為中心的是人,而非地方。

  譬如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大提琴家卡薩爾斯是西班牙人,二次大戰後隱居於法國庇里牛斯山腳下的小鎮普拉達,拒絕回到由獨裁者佛朗哥統治的西班牙,同時也拒絕到英美等對佛朗哥政權立場曖昧的國家演出。結果山不轉水轉,一九五年,世界知名的五十位音樂家和數千名聽眾齊聚普拉達,舉辦第一屆普拉達卡薩爾斯音樂節。隨後連續好幾年,這個偏僻小鎮竟因此而成為「世界音樂的中心」。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