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紫微斗數也許是目前海峽兩岸流傳最廣、信眾最多的命理學。有些命理書上說,紫微斗數“已有千餘年之久,是準確性極高的傳統推命術。相傳希夷祖師仰觀天體之運行,下察地理之奧秘,而發明此用以占驗人生窮通禍福的術數絕學,時至今日仍有其精準和驚嘆處”,有些則說它是唐朝的呂純陽(即八仙中的呂洞賓)所創,而由北宋的陳希夷(着有《紫微斗數全書》)將它發揚光大。但不管怎么說,基本上,大家都將紫微斗數視為中國的“國粹”之一。

 

 紫微斗數在推算命運時,比八字更為精密,它先將個人的生辰及性別化為陰陽及五行符碼,然後根據陰陽五行原理及由此衍生出來的一些公式與對照表格,將干支符碼、十二宮位、大運、甲級正星、干係、支係、月係、日係、時係諸星等星辰符碼填入有十二個框框的命盤中,然後由不同框框中的宮位、年齡、星曜配置及框框與框框間的對應關係等,來推算一個人在人生不同階段的事業、財帛、疾厄、交友及親屬狀況等,的確是體大用博。

 

  但筆者無意討論其真偽。為了做泛文化的比較,我去找來希臘占星術的資料,結果發現希臘占星術在分析命運時所繪製的“出生圖”及“推運圖”,竟然跟中國的紫微斗數非常類似:它同樣有十二個框框(但卻是圓形的),同樣是根據一個人出生的年、月、日、時,依復雜的計算公式或對照表格,將他的守護行星、上升星座、守護星宮位、各星座上的行星、強勢行星、弱勢行星、下降行星、基本點行星等“星辰符碼”及子女宮、財帛宮等“十二宮符碼”填進去,然後再根據框框內的符碼、行星與星座間的配置關係、幾何關係、生剋關係等去判讀。當然,這種判讀也跟紫微斗數一樣繁瑣而奧妙。希臘和中國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但在推算命運時,方法為什麼如此類似呢?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ages

   你必須“習慣”跟你不一樣的觀點和習俗。

 

  去年夏天,帶兒子到北京一遊,在北大校園閒逛時,迎面走來一個眉清目秀的男生,他左耳戴的耳環讓我們眼睛一亮。從未戴過耳環的妻子聳聳肩,臉上閃過一絲曖昧的笑意;在紐約工作的兒子見怪不怪,紐約戴耳環的男人比北京多出太多啦;而我則是對男人為什麼戴耳環越來越無法確定了。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朝名士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裡,有這樣一則故事:

 

  有一位候選官,住在京師的同鄉會館裡。某日,他從會館圍牆的缺口看到一位姿色動人的美女,衣裳雖然破舊,但卻裝飾得非常整潔。他一見之下,立刻為之怦然心動。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和臭味相投的人交換意見後,你會變得「更臭」。

 

  唐太宗李世民是個好皇帝,但他所發動的玄武門之變卻殘酷而血腥。根據歷史記載,李世民還是秦王時,雖然跟被立為太子的哥哥李建成和弟弟李元吉明爭暗鬥,但他並不想採取主動,而是他的死黨尉遲敬德、長孫無忌等一直慫恿他先發制人,否則他們就要另謀出路。李世民在點頭後,還是相當猶豫,而在王府裡占卜以問吉凶,他的另一死黨張公謹從外面回來,卻將占卜道具全部掃到地上,正告他:「此舉已是箭在弦上,勢在必行,毫無疑惑,不能猶豫!」如此這般,李世民才鐵了心發動政變,殺死哥哥和弟弟,成了皇位接班人。

 

  這些記載似乎想為李世民漂白,讓我們相信他在整個血腥事件中有點身不由己。但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玄武門之變從動念到付諸實現,可以說是一場典型的「冒險偏移」行動。人生很多計畫都有風險存在,更大的利益裡總是潛藏著更大的危險,在想要冒險而又有所顧忌時,多數人都會去和同黨好友商量討論。這種討論會有什麼結果呢?心理學家史東勒的研究顯示,如果先讓受測者個別閱讀某個兩難困境,並回答冒險的成功機率有多大(10%、20%……90%)時他願意選擇冒險後,六、七個人一組就該困境交換意見,討論完畢,每個人再次回答原先的問題。結果大多數受測者都會採取比原先更加冒險的態度,譬如本來認為成功機率50%才會冒險的人,經過團體討論後,變成只要30%的成功機率就願意冒險。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夫妻若只能以學識做為共同語言,其實是很枯燥的事。

 

  胡適跟很多民國初年的知識份子一樣,其婚姻是來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在13歲時即由母親做主與江冬秀訂婚,隨後即到上海讀書,美國留學,直到27歲回鄉完婚,兩人才第一次見面。更有甚者,身為中國新文化運動要角的胡適學富五車,才高八斗,但他的妻子江冬秀卻是一個「識字寥寥,相貌平平」的鄉下粗俗姑娘。結婚前,江冬秀曾寫信問候生病的胡適,胡適為此寫了一首詩:「病中得他書,不滿八行紙;全無要緊話,頗使我歡喜。」這種「歡喜」給人一種平淡的感覺,很多人認為胡適因為和妻子的知識水平差太多,兩人缺乏共同的語言,所以婚姻生活以社會功能為主,沒有什麼浪漫情調可言,有人還為此替胡適「抱不平」。

 

  但個人以為,胡適的婚姻比起他同代的不少人要「幸福」許多。所謂「夫妻知識水平差太多,婚姻就不可能幸福美滿」的說法,其實是受限於對婚姻的「見解水平」的論調。寫過《尤利西斯》、《一個青年藝術家畫像》、《都柏林人》等傑作的愛爾蘭小說家喬埃斯也稱得上學富五車,才高八斗吧,但他的妻子娜拉卻只有小學教育程度,說話粗俗,和喬埃斯通信時要靠《書信指南》來鍊句,對文學一竅不通,當然更無法領會喬埃斯作品的藝術造詣。但喬埃斯和娜拉的結合,並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兩人一見鍾情,喬埃斯第一眼就迷上了娜拉,而且這種熱情還延續了二、三十年。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