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晚上值班。夜間的醫院顯得相當冷清,也許是醫院的空間太大,總覺得燈光不太明亮,益增淒迷的氣氛。白天有著不絕人潮與喧囂的走廊上,不知何時已經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三、四個工人在走廊的那一頭沖洗、打臘。偶而有一兩個探完病意欲歸去的人,也都低頭在走廊上印下他們匆忙的腳步。

 

  醫院中的夜,似乎有點冷,大家都不願多作停留。

 

  販賣部只剩下我一個客人,幾個服務小姐正忙著收拾,準備打烊。我坐在窗口慢慢啜著咖啡,讓心靈保持一種空靈的狀態。不知哪個病房傳出一聲淒厲的女病人叫聲,劃破了醫院表面的沉寂。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清朝採蘅子所著的《蟲鳴漫錄》裡,有一則很奇特的故事,將它譯成白話,大致如下:

 

  中州地方某大戶人家的一位年輕僕人,無緣無故竟自動辭職回家。人們問他是嫌工資太少抑或主人過分嚴厲?他卻說:「工資並不微薄,每月三十餘貫錢;而主人是溫和又慈祥,從未呵責過我。我待不下去主要是因為有一件差事擔當不起。」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結婚十年,但還很年輕的女士,向佛洛伊德提起她昨晚所作的一個夢:

 

  「我和丈夫坐在一家劇院裡,發現正廳前排一邊的座位完全空著。丈夫對我說,愛麗絲(我的一位熟朋友)和她的未婚夫也想要來看戲,不過只能買到不好座位的票──三張票是一弗羅林五十克魯斯(奧幣名)。丈夫說,我們當然不會要這種票。但我想,如果我們買了這種票,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女士問:「您說從夢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心事,但我卻不知到這個夢在說什麼啊?」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所有的宗教中,佛教對世人是最具有慈悲心的,眾生平等即是。但對世事則是最傾向空幻觀的,鏡花水月屬之。

 

  這樣的心意和觀點,有很深的感性根源,目睹人間的生老病死、滄海桑田,孰能無感?有感而發,發而感人,自然就成為被奉持的哲理了。但對一個經常受到理性監督的心靈來說,難免要問:慈悲與空幻到底有什麼關係呢?一個人如何從空幻觀裡產生慈悲心呢?

 

  說來有點突兀,觸發我對這類問題產生興趣的竟然是行為主義。一談到行為主義,大家最先想到的是制約與訓練、獎勵與懲罰、《一九八四》、實驗室裡的狗和鴿子等行為操控技術,沈悶、繁瑣、無趣,而且有點……「泯滅人性」。除了相關從業人員外,多數人對行為主義可說是望望然而去之。其實,我以前也一直這樣認為。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也像昔日那位關心我的級任老師,無法在這個時刻,將生命的某些真相坦白地透露給國小三年級的兒子知道。

 

  就讀小學五年級的女兒和三年級的兒子,每個禮拜都要拿他們「好學生的一天」給我簽名。這個小本子把學生一天的活動分成十大項目,要他們「誠實的檢討,勇敢的改進」。外向、活潑而粗線條的女兒,在最後的「自我檢討」欄裡總是寥寥數語,甚至還會自我嘉勉一番。但內向、羞澀而拘謹的兒子,卻很喜歡「自我檢討」,特別是「哪些行為我做得不好或沒有做到,應該如何改進?」這一欄,總是寫得密密麻麻的。其中「用心做事不說話」、「專心上課」這兩項幾乎是他每個禮拜都有的「缺點」,每個禮拜都拿出來「自我檢討」。

 

  我對他說:「有些也不算什麼缺點,不必每個禮拜都寫吧?」他哭喪著臉,生氣地對我說:「我們老師說要確實檢討!」看著他那發育比一般小孩遲緩的身體,稚弱而又一本正經的臉龐,依稀是我自己小時候的模樣,遂不禁想起一件與此相類的往事: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恐懼孕育著愛」。夜深人靜時,在野寺孤館女鬼邂逗的書生,由一種激情桃起了另種激情。

 

  《聊齋志異卷五連瑣一文言,楊某「居泗水之濱,齋臨曠野,牆外多古墓。夜間白楊蕭蕭,聲如濤湧,夜闌秉燭,方復悽斷」。忽聞牆外有人哀楚吟誦,細婉似女子明日視牆外,惟見荊棘中有紫帶一條。向夜二更許,又吟如昨,楊移几登望,吟頓輟,「悟其為鬼,然心向慕之。次夜,伏伺牆頭,一更向盡,有女子姍姍自草中出,低首哀吟,楊微嗽,女急入荒草而沒。楊乃隔牆吟詩續之,久之寂然,入室方坐,忽見麗人自外來,自言「十七歲暴疾殂,九泉荒野,孤寂如騖」。接下來的故事讀者可以想見,當然是女鬼與楊某翦燭西窗,詩文相娛,而終及於亂。然後是女鬼「久蒙眷愛,受生人氣,日食煙火,白骨頓有生意」,兼以楊某提供的「生人精血」,終於「復活」,成為人間佳偶。

 

  這種「書生女鬼」的故事,從魏晉發展到清季,變來變去都擺脫不了它的「基本結構」,它恆常發生於令人感到「恐懼與顫怖」的情境中,或野寺孤館,或荒山深谷,或密林曠野,時間當然都是在深夜。也許鬼魅只出現在這些特殊的時間地點,但對「任何事都可能發生」的文人想像力來說,他們的偏愛這種「邂逅情境」,恐怕還有更深層的心理動因。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溢嘉/著  南方朔/評介

 

 17  

 

  隨著「私人生活史」研究的增加,我們對最幻想、最神秘,但同時也是最禁忌的情色問題,又再一次洞開了窺探的窗口。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赫塞在學生時代,受命清洗保爾校長的煙斗,他覺得這是他無上的榮譽與蒙受特別的眷顧。

 

  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德國大文豪赫曼‧赫塞,在〈學生時代的回憶〉這篇短文裡,提到他青少年時代受教育的經過。當他十三歲時,為了準備省試,而第一次離家,到格賓根一所類似補習班的拉丁文學校「惡補」。

 

  該校的保爾校長是個以暴力聞名的斯巴達式教育家。當年少的赫塞第一次看到保爾校長時,覺得「這位老人簡直是個老巫師,彎著背,不修邊幅,穿著陳舊污穢的衣服;眼中露出悲戚的神色,拖著磨損的拖鞋,從長煙斗中不時吐出煙霧。而我竟然被交付給這樣的一個老人。」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