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在「變形」故事中,中國人有著野獸可以「昇華」為人的思維」模式,而西洋人卻認為人類極可能「墮落」成野獸,這種思路上的南轅北轍頗堪玩味。

 

狐狸精.jpg  狼人.jpg

 

  狐妖是聊齋所「誌」最多的「異」象。中國北方多狐,在仙、妖、人、鬼四境中,以狐來做為「妖境」的代表,與牠是在人類聚居之處經常出沒、頗具智慧(或者說靈性)而又未經馴養的野獸,可能有相當的關係。聊齋中出現的狐妖面貌繁複,本文擬先談「變形」此一基本問題。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utumn-Leaves.jpg 

 

重逢

 

  下了高速公路,忽地下起雨來,而且雨勢越來越大。我將車停在敦化南路,和S君冒雨鑽進一家有著日本風味的咖啡屋。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一種文化都有一些具代表性的「型男」和「型女」,《金瓶梅》裡的潘金蓮就是中國文化裡的一個重要「型女」,她代表的是「淫婦」這種特殊類型的女人。潘金蓮的特徵:容貌冶艷、舉止輕佻、天生淫蕩、欲求不滿、主動勾搭男人、一再地通姦、謀殺親夫、吸乾男人等等,都成了「中國淫婦」的寫照;即使在今天,「某某活像個潘金蓮」依然是我們在評比人物時的一個常用語,而大家對其「含意」也都能了然於心,潘金蓮可以說就是中國人集體潛意識裡「淫婦原型」的顯影。

潘金蓮.jpg  freud.jpg

 

  照現代的說法,「淫婦」其實就是「性活躍而又喜歡搞婚外情的女人」。類似的男人很多,卻似乎沒有被冠上什麼難聽的貶語,但在中國,「淫婦」一詞不只充滿貶義,當事者最後更會受到嚴厲的懲罰,就像潘金蓮在風光快活一陣後,報應及身,被武松開膛剖肚,不只死得很難看,還留下千古罵名。潘金蓮為什麼會成為淫婦(或者說一個女人為什麼喜歡搞婚外情)?顯然不是「欲求不滿」這個簡單原因可以解釋的,專研人類深層心理的精神分析在這方面為我們提供了某些深澳而有趣的解釋: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曹雪芹,令人緬懷的文學家

 

  一九九○年八月下旬,我參加由中央大學康來新教授率團的「紅樓夢之旅」,到大陸走了一趟。

 

  《紅樓夢》是一部空中樓閣式的小說,所謂「紅樓夢之旅」其實是「曹雪芹之旅」,我們去探尋的主要是《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生平舊跡,懷著「愛屋及烏」的心情,親臨他在人生旅次可能落腳的驛站,凝視那斷垣殘壁上的蛛網積塵,走進時光隧道,和這位文學巨擘做某種形式的神交。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a01 [640x480].jpg

   屬於我的「那個台中一中」:四十多年前的校門

  

  遠方森林中有一棵樹,在這易於遺忘的夜晚,有誰知道此時,這棵樹究竟是站立還是倒下?是存在還是不再存在?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有些一板一眼的人認為讀小說純屬消遣,沒什麼用處,所以在三十歲以後就很少再看什麼小說。其實,讀小說常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穫,甚至可以為某些科學謎團提供「水平思考」,讓人曲徑通幽,發現新視野,找到意想不到的答案。譬如有一天,我就用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來破解不明飛行物(幽浮)。

 

  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當弗蘭茨邀薩賓娜到巴勒莫一遊時,薩賓娜說了一個故事:二十世紀初年,一個老詩人和他的抄寫員在外頭散步,抄寫員抬頭望天,忽然興奮地說:「先生,看,天上有什麼!那是飛過這座城市的第一架飛機。」但老詩人卻連眼皮都沒有抬,低頭說:「我對它自有想像!

 

  薩賓娜的意思是她對巴勒莫亦「自有想像」,所以不必去也不想去。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思考就是求異,就是在你昏昏欲睡時,為你提神醒腦。

 

  有人問:「達摩面壁九年,到底是為什麼?」

  永禪師答:「因為睡不著。」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似睡似醒中,她看到一條黑色的蛇沿著牆壁爬下來要咬她父親,她吃驚地想伸出右手揮走那條蛇,但右手臂卻像死了般麻木……


 

  O小姐是一個秀外慧中、經常耽溺在白日夢中的21歲女性。某年夏天,她摯愛的父親臥病在床,她不眠不休地照顧著父親,結果自己竟因而產生離奇的、甚至令人咋舌的怪病。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沒有做過精確的統計,但在印象裡,中國筆記小說裡的女鬼要遠遠多於男鬼。而且,女鬼故事有一個常見的典型模式:

 

  一位來路不明的美女,在夜裡來找無伴的書生,主動投懷送抱,兩人成其好事。但書生的身體卻日漸羸弱,然後被告知對方是鬼,書生或因此死於非命(譬如《翦燈新話》裡的〈牡丹燈籠〉),或由道士處置女鬼(譬如《夜談隨錄》裡的〈周瑜廟枯骨〉),或女鬼還陽,與書生結為夫妻(譬如《聊齋志異》裡的〈聶小倩〉)。

 

  這樣的故事型態在其他文化裡很少見,那中國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女鬼故事呢?傳統的解讀認為它是男人色欲幻想的外射,男性的作者和讀者將「自己性致勃勃」、「我要」的心思外射(projection)到女鬼身上,變成「對方性致勃勃」、「她要(給我)」。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offee.jpg 

 

  一如古代的煉金師,我以不同品牌的咖啡、糖的多寡、奶精的比例,調配出深淺不一的色澤、芳香與濃郁,浸染自己的生命,想讓它產生神秘的轉化。

 

  像一個拘謹的縱慾者,我每天都要喝三杯咖啡。雖然是難以割捨的口腹之慾,但其實更像生命一個華麗而感傷的隱喻。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