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你期待什麼樣的人生?又要如何去實現你的期待?你的期待和方法是否可行?這些都需要你自己先好好思考、仔細盤算。如果你「不假思索」,矇著眼睛就匆匆上路,等走到半路才驚覺有異,往往是悔之已晚。思考,不僅使我們別於動物與機器,更是想要擁有美好人生必要的條件與功課。

  當然,我們不可能在做通盤思考後才開始人生,而是一邊生活一邊思考,或者說一邊學習一邊思考。孔子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為政我們的觀念和知識都是由學習得來,但如果只是被動地接受,而不自己動腦筋思考、推敲、消化,那你的頭腦就成了別人思想的運動場,你就會被別人牽著鼻子走,所得到的只是一堆人云亦云的迷糊東西,這就是「學而不思則罔」;特別是跟人生哲學有關的觀念和知識,你一定要好好思考它們是否有理、是否是你真正喜歡的,不要人家(包括孔子)說什麼就立刻奉為金科玉律。另一方面,如果只喜歡思考而不多學習,那麼思考所得往往也是不切實際的;因為思考不能天馬行空、毫無根據,你的分析、推理和判斷都需要有實的知識做基礎,越見多識廣,你才能做越靈活而周延的思考,這就是「思而不學則殆」

  思考與學習須相輔相成。但何者較重要,或者我們要各花多少時間在它們上頭呢?孔子的一個經驗是:「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衛靈公)這似乎表示孔子認為學習比思考重要,但也透露他曾經花很長的時間去思考。台大的椰林大道上有一座傅鐘,是紀念傅斯年校長而建,也是台大的上課鐘,每次上課都會敲二十一下。為什麼是二十一響呢?因為傅校長說:「一天只有二十一個小時,剩下三個小時是用來思考的。」他希望台大學生不只要好好學習,更要認真思考。其實,重要的不是你每天花多少時間去思考,而是你在思考什麼、又如何思考。

  我們不可能什麼都思考,孔子給我們的大方向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衛靈公

我們要高瞻遠矚,想得遠一點,但也不能想得太遠,譬如路問死亡是怎麼一回事時,孔子回答:「未知生,焉知死?」(先進)而對鬼神問題,孔子也說:「敬鬼神而遠之。」(雍也至於其他奇怪的問題,他也是:「子不語怪、力、亂、神。」(述而疏遠、不談顯然也就不會花時間去思考,這些都表示孔子對神祕、黑暗、異常、變態的問題沒興趣,他關注的是在這個唯一可見的塵世裡的現實問題。有人把中國科學的不發達怪罪到孔子身上(科學的進展來自對自然異象的觀察、思考與探索),但這是典型的「欠思考」,我們在前面已經說過,孔子是個人文學家,也是個正向心理學家,他思考他感興趣的問題是「理所當然」;既然你對科學有興趣、關心科學發展,那自己就應該多花時間去思考;自己不去思考相關問題,卻怪兩千多年前的孔子沒有思考它們,不是很奇怪嗎?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荷蘭畫家梵谷死後雖享有盛名,但活著時卻際遇坎坷,不僅畫作不受肯定,生前只賣出一幅畫;愛情也一再觸礁,他先後愛過五個女人,卻都沒有得到回報,最後還為一名妓女割下自己的耳朵,但他並不失望,而且還說出了一段關於愛情的至理名言:

  「一個沒有愛過的人和一個愛過的人是不同的。沒有愛過的人彷彿一盞沒有點著的燈,而愛過的人則是一盞已經點著的燈。一盞燈,一盞散發光明的燈!散放光明不正是燈的真正功用嗎?」

   愛,就是點燃自己的心燈,不僅可以照亮別人,更可以照亮自己,照亮周遭的人世陰暗,讓自己沐浴在光明之中,溫暖之中。得不得到回報又有什麼關係呢?自己看到光明,覺得溫暖,那也就夠了。就像黎巴嫩詩人紀伯倫所說:「愛是一個光明的字,被一隻光明的手,寫在一張光明的紙上。」

  梵谷雖然沒有得到他嚮往的愛情回報,但他並無怨尤,而且對自己「曾經愛過」充滿感激,並將它化為創作的動力,他擁有的的確是一隻「光明的手」和一顆「光明的心」。

  愛,可以說是對光明的渴望。一顆光明的心不僅自己散發光明,同時也渴望從情人的身上看到光明,而最光明的莫過於太陽。世間男子多以「鮮花」或「明月」來比喻他們的愛人,所謂「閉月羞花」,但就我所知,最少有兩個人用「太陽」來形容他們的至愛。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631265677791605393_jpg.png

  多年前,鄧拓在〈由張飛的書畫談起〉一文裡說:「我國書法家並不限於文人,武將中也不少,如岳飛、張飛等」,有位讀者看了,去信問說:「張飛是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鬚,聲若巨雷,勢如奔馬,長阪坡一聲吼,喝斷了橋樑水倒流的人物,怎麼也會是書法家呢?」

  對於這樣的疑問,鄧拓引了幾本古書中關於張飛書法的記載來佐證;而在明代的《畫髓元詮》裡還說:「張飛……喜畫美人,善草書。」

   明代的文獻學家曹學佺在他的《蜀中名勝記》裡說,四川達州渠縣八濛山下有一塊勒石,石上刻了幾個字:漢將張飛率精卒萬人大破賊首張郃合,立馬勒石。《三國志集注》中的張飛傳集解認為這句話是張飛親筆題寫的。而現在陝西岐山縣博物館就收藏有一幅張飛「立馬銘」手書碑石的原拓,字體、大小都和歷史記載吻合。碑刻共有22個字,用筆豐滿,氣勢剛健,是很難得的書法作品。看了會讓人不得不佩服張飛的書法造詣。

名.png

  更有甚者,2004年文物部門又在四川簡陽張飛營山上發現一個石人頭像,據信是張飛的真面貌,新發現的張飛塑像「慈眉善目,耳長唇厚,臉上沒有一根鬍鬚。」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晚上七點,燈火通明的急診處,在陣陣喧嘩的人聲中,有一股不安的氣氛。

  我們剛將一個「顫內出血」的嬰兒送往小兒科病房。這位七個月大,臉色呆滯且有黃疸的嬰兒,在外面被誤為「肝炎」,治療幾天情況越來越壞,母親不放心,又將他抱來臺大急診處求診。我們看嬰兒頭部的前囪門鼓起,就知道事情不簡單,顯然是因為顫內出血才造成前囪門的鼓起及黃疸,將他診斷為肝炎實在是相差十萬八千里。

  住院醫師目送抱著嬰兒往病房方向走去的母親背影,不住搖頭。要將這個孩子救活的希望並不很大,但外面的醫師也太大意了,竟然說他是「肝炎」!

  接著小兒科急診來了幾個發燒、腹瀉的小病人,不是上呼吸道感染,就是急性腸胃炎,情況嚴重的病人留下來輸液及觀察,輕微的在治療和開藥後,就請他們回去。大醫院和小醫院不同點之一是,大醫院不會千方百計想挽留病人,有時候甚至會主動請病人回家,因為留下來也是一樣,那為什麼不讓病人回到溫暖的家呢?

  在接二連三來的四、五個病童中,有一個兩歲小孩,是由父母遠從板橋坐計程車抱來的。他的症狀是發燒、虛弱、不想吃東西。肛溫為三八‧八度,喉頭發紅,白血球稍微增高,其他沒有什麼異常,只是極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

    「從板橋來這裡很遠啊!」我邊檢查病童邊說。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二 六十四卦.jpg 

  今版《易經》六十四卦以乾、坤開始,既濟、未濟結束,有一首據說是朱熹所作的《卦序歌》:「乾坤屯蒙需訟師,比小畜兮履泰否,同人大有謙豫隨,蠱臨觀兮噬嗑賁,剝復無妄大畜頤,大過坎離三十備。咸恆遯兮及大壯,晉與明夷家人睽,蹇解損益夬姤萃,升困井革鼎震繼,艮漸歸妹豐旅巽,兌渙節兮中孚至,小過既濟兼未濟,是為下經三十四。」

 

  一聽就讓人昏昏欲睡,但坊間的《易經》大師卻勸有志者「先背了再說」。既然「有志」,總該問「為什麼」會是這個順序吧?傳統的說法是《易經》分上下經,上經三十卦講天道,以乾、坤起首;下經三十四卦講人道,以咸、恒為始。其中除了相鄰的乾(q)與坤(w)、頤(m)與大過(,)、習坎(Q)與離(W)、中孚(M)與小過(<)互為錯卦(六爻陰陽全變,又稱正對卦、變卦)外,其他五十六卦也都兩兩一對,互為綜卦(六爻全部翻轉倒置,亦稱反對卦、覆卦),譬如隨(g)與蠱(h)、損(A)與益(S)。這樣的安排是在反映「物極必反」的義理。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不敢單獨出門。」

  說這句話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子,她微低著頭,扭絞著雙手,顯得相當緊張。

  「那妳怎麼來這裡的?」佛洛伊德揚了揚他的眉毛,問。

  有些病人的說法跟行為總是存在著矛盾。

  「是我母親陪我來的,她在外面。」女子不好意思地低聲說。

  「哦?」佛洛伊德問:「街上或外面有什麼讓妳害怕的人或東西嗎?」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易經》最特殊的地方不是文字,而是圖像,也就是六十四卦的卦象,它們很可能人類文明中最早出現的一套用來表示宇宙萬象的符號系統。

 

  前文說過,這套符號系統很可能是來自華夏諸民族在漫長時間裡經由各自發想、互相影響、慢慢累積發展而成的。但是如何「發展」?《繫辭上傳》給了我們一個方向:「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意思是它們是由簡而繁、逐漸發展而成的:

 

  《易經》符號系統的基本單位稱為爻,爻有兩種:陽爻(9)與陰爻(0)。「太極生兩儀」是說從宇宙初始狀態(太極)中生出兩種彼此對立、相反又相成的力量(陰與陽),然後「兩儀生四象」:產生少陽(')、老陽(`)、少陰(")、老陰(~),分別代表春、夏、秋、冬四季;然後「四象生八卦」:再產生乾(1)、坤(8)、震(4)、巽(5)、坎(6)、離(3)、艮(7)、兌(2)八卦,分別代表天、地、雷、風、水、火、山、澤八種自然現象或構成宇宙的八種成分。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3697297_1122761397762486_1732263490969550749_n[1].jpg

  我疑故我思,我思故我悟。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

 

  某寺中,一尊聖僧的塑像竟然被老虎給咬了。

  一個和尚看到了,問師浩禪師:「既然是聖僧的塑像,為什麼還會被老虎咬呢?」

  師浩答:「就是要讓天下人懷疑死。」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理學式與幻覺式小說

    榮格認為,夢和神話都是顯現原型,以使意識知曉的工具,夢可視為「個人的神話」,而神話則是「人類的夢」。偉大的文學家具有「原始的眼力」——一種感知原型模式的特殊靈性和用原始意象來表現的天賦,能以藝術的形式將內心世界的經驗傳達到外在世界之中。

  他將文學作品分為兩種,一種是「心理學式的」(psychological),一種是「幻覺式的」(visionary)。心理學式的文學作品,題材多取自意識經驗,作家將日常意識生活及感覺生活中的素材在心理上經過同化、提昇、組合成詩的經驗然後表達出來,使讀者有豁然開朗、洞察人生真諦的感覺。這些經驗及其表現手法,都是可解的;其基本經驗本身也許是非理性的,但並不怪誕;諸如激動與其命定的後果,受命運擺佈的人類,既美麗復恐怖的大自然等,都是自古以來人人皆知的經驗。這類作品,不需要勞駕精神分析學家,因為作家已在作品內嚐試去解析並啟明意識的內涵。

  而幻覺式文學作品的題材,則來自人類的靈魂深處,來自無限;那是一種人類無法瞭解的原始經驗,它像突然拉開簾幕,讓人瞥見仍然未成形的無底深淵般令人感到陌生、著迷、光怪陸離。讀完這類小說,往往令人想起夜裡所作的夢、黑夜的恐怖及那些時常令我們憂心如焚的疑慮。榮格說,這種矇矓性雖然荒誕不經,但並非故弄玄虛,它才是精神分析學家要處理的對象。

原始經驗與神話

    在這裡又出現榮格與佛洛伊德觀點的另一重大歧異。佛洛伊德派的學者認為,幻覺式作品怪異的曖昧背後,一定隱藏某種高度個人之經驗,這些經驗因為無法為意識所接受,遂經過偽裝,而呈現為虛偽表象;更因為這種嚐試以偽裝來掩飾真象的意圖得不到滿足,遂又以一連串的長期創作來重複其意圖。因此,像醫師獲得診斷一樣,佛洛伊德派的學者放下「聽診器」說,偉大的文學作品乃是「病理學」上的問題,作家的幻覺是一種病徵,它是精神官能症病人的反應方式。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未命名.png

王溢嘉 著

有鹿文化事業公司 出版 201611

 

目錄

自序 破除文化舊迷思,秀出《易經》新風采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